三四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帶著微信購物坐江山 > 第673章千秋一統(7)
    青鳥帶著幾分羞澀說道:“他答應要娶我,所以我的后半生可能就呆在這皇宮,或者在這皇城內要座宅子,呆在哪里!

    青鳥問道:“那你呢?”

    “我?”

    劍來雪回道:“我現在也不知道!

    劍來雪確實是真的不知道,戰爭結束后,他能夠去哪里。

    天罰源于戰爭而起,戰爭結束,天罰也隨之而去。

    ……

    奉天殿。

    御書房。

    正當秦浩在忙碌的時候,燕青兒闖入了秦浩的視野。

    “青兒,您怎么來了!

    秦浩說道:“你要是想我的話,可以派人來說一聲,我忙得差不多就會去看望你!

    燕青兒直接就把秦浩的正張桌子給翻了過去。

    “秦浩,你少在我的面前假仁假義了!

    燕青兒咬牙切齒道:“你背著我,讓王翦攻打我燕國,你擺明存心就是要我和孩子一起去死!

    燕青兒這是要把孩子跟他綁在一塊,通過這來威脅秦浩。

    事實上,此時已經是一點用處都沒有了。

    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王翦已經攻打下整個燕國了。

    秦浩倒是一個機靈。

    “那是他先動的手!

    秦浩這臉可是說變臉就變臉,那突然間的面目猙獰,都讓燕青兒有些怕了。

    秦浩倒是把白起的戰報直接拿出來給燕青兒看。

    “你看看他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秦浩怒道:“朕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讓,可他倒是帶著他所謂的盟約,一起來攻打我大秦,你說朕是不是要給他點顏色看看!

    “這不可能是真的!”

    燕青兒是一臉完全不敢相信的表情。

    燕青兒隨后就把這卷戰報給丟到了地上。

    燕青兒怒吼道:“你肯定造假,你是在欺瞞我,你就是要給自己找一個欺瞞我的借口!

    來福倒是弱弱出聲說道:“娘娘,皇上說的都是千真萬確!

    來福繼續出聲說道:“為此皇上還大發雷霆,要不是看著娘娘您還有聲音,早就把此事告知給娘娘您了,皇后她們都知道這事,只不過是壓著不讓您知道罷了!

    “不可能!”

    “絕不可能!”

    燕青兒很是肯定說道:“我父皇那么聰明的人,怎么可能在這時候選擇攻打秦國!

    “你問朕,朕還要問你呢?”

    秦浩這變臉,真的是有本事的,就跟一張活脫脫要吃人的嘴臉。

    來福倒是沒有想到,秦浩簡直就是一個變臉高手,這說變臉就變臉,確實是無比的逼真。

    來福倒是弱弱出聲說道:“娘娘,你要是信不過皇上的話,倒是可以去問問皇后娘娘,您就知道這事是真是假了!

    見著燕青兒心急火燎走了。

    秦浩是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氣。

    燕青兒走遠了,秦浩這才出聲說道:“來福,你幫了朕一個大忙!

    來福倒是很聰明。

    來;氐溃骸盎噬,明明就是燕國先率領他們所謂的盟軍攻打我大秦,奴才只不過是說了實話而已,怎么能說是幫忙!

    “你挺誠實的!

    秦浩說道:“朕就喜歡你這種老實人!

    秦浩現在就有點擔憂,不知道年慧娘那邊,能不能把燕青兒給對付過去。

    可這時候,秦浩肯定是不能夠出現在哪里的。

    秦浩的出現,那就會讓他覺得,秦浩肯定是在示意年慧娘說謊,所以他是不能去的。

    “來福,你說慧娘能夠應付過去嗎?”秦浩問道。

    “肯定!”

    “皇后娘娘如此的聰慧,肯定是能夠應付說去!

    來福笑道:“皇上您應該處理這國家大事,正所謂,身正不怕影子斜!

    “對對對!

    秦浩被燕青兒這么一鬧,他一下子就是沒了如意。

    秦浩現在才緩過來。

    東宮。

    年慧娘此時正在床上抱著女兒,哄著女兒。

    燕青兒倒是顯得有些不請自來,他剛進來,這四象的人就冒了出來,直接就把短劍給亮了出來。

    “青兒!

    年慧娘說道:“你們都退下!

    “諾~”

    年慧娘發話,他們倒是沒有跟往常隱匿起來,而是緩緩退到年慧娘的床邊,以防萬一。

    年慧娘也沒有說什么。

    特別是燕青兒是來勢洶洶,肯定是有事。

    年慧娘是緩緩出聲問道:“青兒,怎么了?跟皇上吵架不成?”

    “我父皇是不是攻打了秦國?”燕青兒上來便是第一句話。

    “你知道了?”年慧娘沒有絲毫的遲疑。

    或者說,燕青兒進來時,他從她的神情中就判斷出,十有**就是為了這事來的。

    這回答肯定是要果斷和快,否則稍稍一遲疑的話,年慧娘敢斷定,燕青兒這秉性,那看到是要去跟秦浩拼命不可。

    最重要的是,燕青兒肚子里還有孩子,有身孕才是最難以解決的問題。

    “我父皇那么聰明的人,怎么會在這時候攻打秦國?”燕青兒質問道。

    “這?”

    年慧娘露出一臉完全說不準的表情說道:“可能受這齊皇,魏皇,還有趙皇的要挾了?”

    年慧娘說道:“楚皇一死,他們就跟驚弓之鳥,所以可能要來一次狠的,出其不意?”

    年慧娘的臉上,那就是一臉完全說不準。

    燕青兒的眼淚,倒是一下子就刷刷不斷地往下流。

    “既然我父皇是被別人所要挾逼迫的,就跟我燕國和我父皇一點關系都沒有,為什么他還要去攻打我燕國?”燕青兒哭道。

    “皇上他也沒有辦法!

    年慧娘說道:“秦國本來就是要一統的,可是因為你,一直都沒有動手,皇上可都是一直跟大臣們推脫,打太極,找各種理由回絕他們!

    年慧娘繼續說道:“可燕國這時攻打我秦國,皇上總需要給大臣們一個交代吧?”

    燕青兒哭喊道:“他都是皇上了,還需要看這臣子的臉色嗎?”

    “楚國的滅亡,就是楚皇一直一意孤行,所以才亡國的!

    年慧娘苦口婆心說道:“皇上他是個明君,是個圣人,他自然得給臣子們一個交代了!

    年慧娘說道:“你也別難過,就算燕國真的亡國,只要你父皇肯投降,他還是能夠讓你父皇吃喝不愁,依舊是錦衣玉食,過上一輩子的榮華富貴!

    “這?”

    燕青兒肯定不會去想那么多了。

    眼下對于他來說,最要緊的,自然就是如何保住他父皇的性命了。

    “他會同意嗎?”

    燕青兒弱弱說道:“他都答應了皇貴妃,不還是殺了楚皇嗎?”

    “他沒有殺他!

    項少雪本來是要來探望年慧娘的,沒想到居然碰到這事。

    “他是自己想不開,不能接受自己的失敗,所以他自刎了!

    項少雪是帶著一臉自嘲道:“本來我一直以前他肯定是要把人至于死地,結果就跟他說的那樣,他根本無需出手,項楚羽他就會自己把自己給玩死!

    項少雪自嘲的面容上,還帶著記憶猶新的表情說道:“我剛到吞城的時候,項楚羽的自大,自滿,一貫的作風,使得內亂,直接跟叛軍互相殘殺起來,皇上沒有趁機攻城,那是因為我!

    項少雪繼續說道:“搶奪城中老百姓的活命口糧,殘殺老百姓,最終被他的殘暴給害得兵變,最終楚軍自己把自己給滅了!

    項少雪接著說道:“秦浩當時說要饒他,我也保證只要我活著,就沒人動他,結果他說他不想死在秦浩的手里,自己把自己給了斷了!

    說著說著項少雪,不由得留下了眼淚。

    “就拿我那皇叔,他在家里頭偷偷祭拜項楚羽,秦浩他也是看在我的面子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做什么都沒有看見!

    項少雪一臉自嘲道:“可我卻一直在傷他的心,我現在對他都是虧欠,我都不敢主動去見他了!

    “這?”

    燕青兒看得出來,項少雪說的不是假話。

    年慧娘的眉頭微微一皺說道:“少雪,別哭了!

    年慧娘繼續說道:“皇上他心里還是有你的,就是怕你現在還有隔閡,不想見他!

    燕青兒弱弱出聲道:“那我呢?他會看在我的份上,他會饒了我父皇嗎?”

    燕青兒眼淚都流了下來。

    “我跟他只不過是一場利益的婚姻,他心里真的有我嗎?”

    年慧娘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年慧娘趕忙出聲說道:“趕緊去把皇上給請來!

    “諾~”

    御書房。

    秦浩表面看似很認真在處理這些公務,可實際上,他現在是一丁點心思都沒有。

    秦浩可是正在用天眼,看著這東宮那邊的情況。

    秦浩是暗暗慶幸,項少雪簡直就是他的及時雨,他的助攻,倒是讓處于暴走邊緣的燕青兒冷靜了下來。

    秦浩這才緩緩松了一口氣。

    秦浩雖然知道年慧娘已經派人來找自己,可這做戲得做全,否則的話,那便是露出馬腳了。

    秦浩心境緩和下來后,倒是開始批閱這些奏折起來。

    來?啥际强丛谘劾。

    來福心里是暗暗驚訝,出了這么大的事,天都要塌下來,隨時都有可能是一尸兩命,秦浩居然能夠坐得住。

    這坐得住就算了,還在批閱這些奏折。

    當然,這些也不是他一個奴才能夠揣摩的。

    秦浩倒是很認真處理這些奏折,很快就有人找上門了。

    “皇上,皇后娘娘想見您!

    “朕把這處理了就過去!

    “你先回去告訴一聲!

    “諾~”

    這戲,秦浩若是給自己打分的話,那肯定是給自己打十分了。

    秦浩覺得,自己以前要是不去演戲,簡直就是浪費了他的天賦,怎么也得是一個影帝,再不濟且,一個最佳配角肯定跑不掉。

    秦浩倒是把自己手上的兩三分奏折批閱完再去,這是要卡下時間。

    這算是老油條一根了。

    當年慧娘派出去的宮女回來后,便出聲說道:“稟告皇后娘娘,皇上說把他手上的事先處理一下,他就會前來!

    此時的燕青兒,可還是在哭泣中。

    年慧娘是趕忙出聲安慰說道:“青兒,你就別哭了,皇上就算不答應你,他也會看在我的面子上,把這事給答應下來!

    項少雪的眼淚倒是已經止住了。

    項少雪也出聲說道:“青兒,他不像你想的那么絕情無情,待會你要跟他好好說,他肯定會答應你的!

    “我知道了!

    燕青兒的聲音中,還是有些在哽咽的,隨后用毛巾把這眼淚給擦掉了。

    秦浩此時倒是已經來到東宮了。

    秦浩不急,他就步伐不快也不慢,就跟他往常的步伐差不多,沒有刻意的那種,一切都是顯得那么的順其自然,無情就不像是有意為之差不多。

    東宮。

    秦浩人還沒進來,倒是先出聲了。

    “慧娘,你要是有事就直接跟我說一聲,我一定會幫你辦到的!

    秦浩倒是邊出說邊走。

    進來后,倒是露出一臉意外的表情說道:“少雪,青兒,你們也在啊!

    秦浩倒是一點都不顯得很尷尬,也沒有意外,他那一臉的表情就跟他以往的表情差不多,顯得一點都不像是在偽裝。

    “皇,皇上!

    年慧娘沒有出聲,項少雪也沒有出聲,燕青兒倒是最終還是鼓起勇氣,出聲說道:“皇上,我想求您饒我父皇一命,把他帶到咸陽,給他住,給他吃穿,我相信他不可能再跟你作對了!

    “這?”

    秦浩的臉上自然是要露出一臉憂郁,秦浩的眉頭也在微微皺了起來。

    “我不答應!

    秦浩還沒有出聲,倒是有人出聲了。

    這就是宮里頭一霸的良人。

    別說燕青兒不敢跟他直視,那怕是竇真兒和王語嫣,他們兩個也都是懼怕良人,更別說是這個時候,還出了這種事,提出這種要求的燕青兒了。

    秦浩的眉頭緊皺,本來是假的,就是可疑裝出來的,可是現在是真的了。

    可是現在,那可是徹底真的了。

    秦浩內心可是充滿了無限的擔憂了。

    良人的強勢,他可是知道的,燕青兒的秉性,秦浩也是知道,這兩人現在可以說是水火不容了。

    不過,燕青兒倒是沒有出聲。

    只不過,他是把目光直接落在了年慧娘的身上。

    事實上,眼下也就只有年慧娘一個人能夠幫得了他了。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