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不死邪神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你也配用劍?
    “好濃郁的劍氣!居然能和時空融為一體!封鎖天地!這是星辰六重的威能!”

    “六重洞虛境,能夠洞察太虛種種奧秘,甚至可以劃分星域!鄭云橋果然厲害!”

    驚呼聲接連傳出,許多弟子看著鄭云橋的眼神都是敬畏起來。

    當然更多的弟子眼神中卻是充滿了一股興奮,他們有很多人都是押了鄭云橋贏,現在鄭云橋如此氣息,幾乎是勝機已定,他們豈能不高興?

    “哈哈哈……”

    感覺到周遭弟子的敬畏目光,此刻的鄭云橋也是狂笑起來,身后長發隨之飛揚,直接道,“蕭陽,如何?你覺得我這劍氣,你能擋得住么?你現在是不是很后悔之前那么囂張?”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鄭云橋身上的劍氣也原來越濃,“可惜啊,世界上沒有后悔藥,你現在已經處在了我的劍氣封鎖之中,你現在就是想要認輸,我也不會給你機會!你信不信,只要你吐出認輸這兩個字的一瞬,我就會把你的舌頭割下來?”

    聽到這些話,站在原地的蕭陽卻是笑了笑。

    “你看好了!

    四個字吐出,蕭陽的身體在這一刻也是一震,下一刻,一股股星河倒轉,天地碎裂的氣息從蕭陽身上散發出來!

    之后,蕭陽的右手就直接成拳,對著虛空就是驀然轟出!

    砰砰砰!

    恐怖的爆炸聲如連珠炮一般響起,肉眼可見,在蕭陽的一拳之下,籠罩整個擂臺的云氣在這一刻都是爆炸開來,這讓鄭云橋的身體也是接連震顫,嘴角當場就溢出了鮮血!

    他這云氣蒸騰的劍式,是他以本命劍氣布置而成,自然和他息息相關,現在蕭陽一拳打爆這些劍氣,自然也是讓他受傷!

    當然,在受傷的瞬間,他的眼神中也是劃過了難以置信之色,顯然他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自己這無往不利,堪比六重境界的劍氣,會在蕭陽一拳下就直接破滅!

    同樣,四周的弟子也都是呆呆的說不出話來,顯然是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這完全就超出了他們能夠理解的范圍!

    “可惡!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殺!”

    就在這時,嘴角溢血的鄭云橋也是暴吼一聲,身體驀然一閃,就直接沖向了蕭陽,手中的斷云劍驀然閃爍出無比明亮的光華,向著蕭陽就直接劈了過去!

    這一劈,好像群山都要一分為二。

    更好像天地都要一分為二。

    甚至星辰,星河,都要一分為二!

    同時這時候的鄭云橋眼神中也滿是認真,一股斬斷一切的意志,直接涌上了他的雙眼。

    似乎此刻的他,已經和自己手掌中的斷云劍融為了一體,他就是劍,劍就是他,任何阻擋在他面前的,都要被他一分為二。

    無數的弟子此刻也都是露出了癡迷之色。

    在這一刻,他們在鄭云橋的身上都感覺到了一股武學的真諦!

    這是人劍合一,心無旁騖的極高武道!

    只是面對這一劍,蕭陽卻是神情不變。

    在所有人都注意鄭云橋的時候,他的右手就是直接探出,當場就以極快的速度,直接倒入了這鄭云橋的嘴巴中。

    下一刻,他的右手一拉,只見嘩啦一聲響起,大量的鮮血從鄭云橋的口鼻中噴了出來,同時蕭陽的右手手掌上,也出現了一截紅紅的舌頭!

    這讓無數的弟子都是呆住,同時強烈的痛苦讓鄭云橋那心無旁騖的眼神也是一下波動起來!

    就在同時,蕭陽的左手再次一抓,輕而易舉的就捏住了鄭云橋手中斷云劍的劍身,之后一扭!

    嚓嚓嚓!

    火星四濺,卻是蕭陽的手掌接觸到了那斷云劍的瞬間,就直接爆發出了一股火星!

    之后隨著蕭陽的手掌擰轉,這讓鄭云橋持劍的手腕也是喀拉拉的破碎起來,之后蕭陽一腳踹出,只是剎那就讓鄭云橋身體倒飛出去,轟的一聲,直接撞擊在了四周的月輝結界上!

    “噗!”

    大量的鮮血從鄭云橋口鼻中再次噴出,就在同時,蕭陽的身體詭異一動,再次到了鄭云橋的面前,手中的斷云劍一甩,就撲哧一聲,直接穿透鄭云橋的小腹,將其釘在了結界之上!

    “啊……”

    凄厲的慘叫聲響起,鄭云橋身體就是劇烈震顫起來,渾身劍氣星力瘋狂亂竄,當場就讓他的全身都出現了裂痕,鮮血不停流出!

    “你也配用劍?”

    就在這時,蕭陽那淡淡的聲音才開始響起,這讓四周的核心弟子都是身體一震,臉色都是蒼白起來。

    特別是人群中的班超,眼睛都是一下瞇起,本來臉上的冷笑也是直接斂去,變為了凝重。

    鄭云橋看著蕭陽的眼神也是充滿了驚恐,元神中傳出了難以置信的大吼,“這怎么可能!這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會這么強!我不服!我不服!”

    “不服有用么?”

    蕭陽卻是在這時候笑了笑,這讓鄭云橋的眼神也是一呆,下一刻目光中就露出了恐懼之色。

    他知道蕭陽這話的意思。

    不服沒有用,憤怒也沒有用。

    該死就是要死,若是情緒能夠改變死亡的結果,那世界上人人早就已經獲得永生。

    “饒…饒了我!”

    哀求的聲音開始響起,只見鄭云橋的眼神一下就充滿了可憐之色,“蕭陽,求求你饒了我!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不知天高地厚,是我自以為是!我還有很大的前程,我還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求求你饒了我!”

    聽到了這聲音,四周的弟子也都是張大嘴巴,一個個眼神中滿是復雜。

    之前鄭云橋給他們的印象,那真的是囂張狂妄到了極點。

    不,或者說這不是囂張狂妄,這是理所應當。

    畢竟在他們眼里,鄭云橋的確很強,強得一塌糊涂,那么他的囂張,就不再是囂張,是正常表現。

    誰能想到鄭云橋會突然變成這種樣子?

    如此反差,實在是太過巨大了,大到了讓眾人都有些反應不過來的地步。

    “呵呵,想想之前你一副傲骨嶙峋,瞧不起我的樣子,再看看你現在的表現,這讓我真的是很意外!

    蕭陽這時候也是笑了,“你不是說什么三招之內就殺我么?不是說什么讓我連認輸兩個字都吐不出來么?”

    接連幾句話吐出,鄭云橋的眼神中也是露出了無比濃郁的羞辱和后悔之色。

    他是真的沒想到,自己會落到這個處境,畢竟在他的推算中,蕭陽的力量最多也就爆發到五重,他的力量卻能爆發到六重,穩壓蕭陽,哪里會預料到這個結果?

    “蕭陽,你厲害!你真的厲害,我服了,我一萬個服!你要什么賠償,我都給你,你只要繞了我,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可你不能殺我!你知不知道,我師尊是真傳長老……”

    一連串的再次從鄭云橋的元神中吐出,蕭陽卻是在這時候擺了擺手,這讓鄭云橋話語一頓。

    “你怎么還不明白?”

    蕭陽這時候笑了笑,“我是那種言行不一的人么?”

    這話一出,鄭云橋臉色一下變得蒼白無比。

    蕭陽繼續笑道,“我說過,我會先把你的舌頭拽出來,現在我做了,我也說過,我會讓你痛苦的死去,那我也會這么做,就這么簡單!

    “你……”

    鐺!

    就在鄭云橋還要說話的時候,蕭陽卻是手指一彈,直接彈在了那斷云劍的劍身上,頓時無窮劍氣從斷云劍上升騰出來,當場就沖擊了鄭云橋的身軀,這讓鄭云橋立刻發出了凄厲無比的慘叫!

    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下,鄭云橋的表皮血肉直接被劍氣一層層刮開,之后就是臟腑,根骨。

    直到最后,鄭云橋的元神都是承受了無數劍氣的沖擊,最終直接被刮成了虛無!

    就這樣,四重劍修鄭云橋,就這么被蕭陽殺了!

    死的無聲無息,甚至連渣滓都沒有留下。

    如果不是眾人親眼看到了剛才發生的一幕幕,那么所有人都會以為,這一場戰斗根本就沒發生過,甚至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鄭云橋這個人!

    這讓眾人深切的理解到了蕭陽的強大,特別是一些之前得罪蕭陽的人,都是心中畏懼起來。

    隱藏在人群中的何遠秋,臉色有了些發白,鄭云橋的實力手段他是知道的,只是鄭云橋都這么被蕭陽簡單干掉,那他在蕭陽眼里算個什么?

    想想之前他對蕭陽的冷嘲熱諷,他現在只感覺自己丟人丟到了極致,同時也畏懼到了極致。

    同時,那些在月輝宮中觀戰的許多真傳長老也都是眼神閃了閃。

    顯然,他們對于蕭陽的表現也都是很意外,彼此對視之后都是微微點頭。

    不管蕭陽現在對高層是什么態度,至少現在蕭陽的表現,已經贏得了他們的認可。

    沒有理會四周眾人的目光,蕭陽這時候直接走下了擂臺,到了王鳳桐的身邊。

    “簫師兄,我就知道你會贏的!”

    王鳳桐開心的笑道,“這一次我們可是賺大了!”

    “呵呵,是啊!

    蕭陽也是笑了笑,之后目光就是看向了班超,這讓班超也是瞇起的眼神劃過了寒光。

    “輸了一百塊月光石,什么感覺?”

    班超的嘴角一翹,冷笑道,“區區一百塊月光石,我還真的不怎么在乎,玩玩而已!

    “是么?我還以為你會要回來!

    蕭陽笑著道。

    “要回來?哼,蕭陽,你未免太小瞧我班超,也太小瞧我班家了!

    班超冷哼道,“還是那句話,區區一百塊月光石而已,我真不怎么在乎,我現在唯一在乎的,就是你的表現,我自以為我看人很準,押注也是很準,卻沒想到今天輸了一把!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