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穿越的美顏手機 > 第七十七章 差點被陰
    夢境這個手段,李悠啟發于道門表哥葉風動,成型于海族之行,定型于他用人道魂域開發游戲。后來又經過魔道,天魔種種外來相關手段的不斷完善,這次終于被李悠徹底融入了刀法,完成了遁刀訣中重要的一脈刀法,斬魂刀。

    李悠對自己的刀法進行了一次系統的整理,目前整理出來了《遁刀訣》中的三脈刀訣。

    斬魂刀,斬靈刀和殺生刀。其中殺生刀包含了他之前數年的所學,所悟,偏向正常人族的刀法,是用真氣戰斗的普遍意義上的刀法。不過還是大致分了兩類,一個是御刀,遠攻,另一個則是從薛韋身上學來的近戰刀法。被李悠分別命名為斬妖和除魔。

    斬靈刀目前只是一個方向性的概念刀法,隨著斬殺尼唯的那一刀,剛算有了雛形,還需要進一步完善。

    反倒是斬魂刀,花費了李悠不少精力。因為這方面他積累太多了,反而需要去蕪存菁,好好規劃一番。

    李悠現在接觸到的最成熟的力量體系,都是偏向靈魂方向的。無論是人族儒門的傳承,魔道傳承,天魔記憶,都是在從不同的方向論述靈魂及其應用。這中間有相關聯的,也有互補的,但也不乏背道而馳的。

    李悠在整理刀法的同時,也是對這些繁雜的知識體系,從自己的角度,進行整合凝練。

    最終形成三式刀法,音斬,繪世,零域。

    音斬相對簡單粗暴,以喝的方式,強行侵入對方識海。優點自然是發動快捷,見效迅速。但缺點卻是不能引起對方一點懷疑,造成內心的反抗。這也就是說能允許李悠操控的范圍很小。

    相比而言,繪世才是真正完全操控對方意識,控制識海的手段。只不過需要很多準備工作,要完全擊潰對方的心理防線才行。更適合暗中行事,而不是現在這樣戰場上的對決。

    零域則是一種封禁手段,是一種把對手靈魂完全封禁,斷絕與身體聯系,甚至靈體分離的手段。這個目前純屬湊數,是李悠針對天魔附體設計的一種手段。畢竟錢初九他們修煉了魔功,萬一有誰斬魔奪道失敗,被天魔入侵了,總要有點準備?梢钥醋鍪菐撞磕У拦Ψㄖ蟹烙炷侄蔚募蟪烧。

    鳳宏息中了音斬,但他看到的,聽到的,感受到的,其實都是真實的。音斬這一招李悠能操控的范圍并不大,一旦過于失真,必然引起對手的警覺。心中生疑,抵抗之意一起,那對心靈脆弱的影響自然也就馬上失效。

    就像現在明明是大白天,要是突然變成了月朗星稀的深夜,突兀的變化任誰都會心中生疑。

    李悠不但是第一次用音斬,也是第一次對返祖妖王使用,心中并沒底,也不清楚上限在哪里。所以他選擇了最穩妥的方式,只是修改了鳳宏息對距離的認知感。其他的對外部環境的感知絲毫沒動。

    當鳳宏息發動神通,開始攻擊的時候。他眼中自己身前百米處的李悠,其實早在數里之外了。

    看似恐怖的漫天大日琉璃炎,卻離李悠還有百多米的安全距離呢。李悠悠悠哉的看著眼前恐怖的神通,裝模做樣的抬刀隨意的比劃了幾下。

    但落在鳳宏息眼中,卻是李悠身處神通中,隨手揮刀幾下。神通就透體而過,絲毫沒有任何擊中的感覺。

    這么詭異的情況,正常下就該心生疑惑了。但是因為李悠之前就有近乎瞬移的能力,輕松避開他神通的表現。鳳宏息很正常的就把這種詭異歸結為了某種克制大日琉璃炎的神通。

    這種想法其實很正常,除了李悠這個特例,在他們這個世界長久以來已經形成了認知慣性。一切的不合理都可以歸為神通或靈根。

    而且被克制也是不罕見的。鳳宏息的認知中,炎帝血脈才是完美的,他這天火血脈本就是殘缺的,不完美的。妖族中,種族,神通相互克制的現象本就很普遍。朱雀一族只是因為有兩脈,鳳被克了還有凰。兩脈通力合作,用了數萬年絞殺干凈了那些克制他們的種族,才在天空一族中確立了現在的地位。

    聽說人族的靈根,屬性是隨機的,那出現克制天火的屬性也有可能。

    正是這種認知,堵上了李悠最后一絲漏洞。

    區區克制還不會讓鳳宏息放棄,返祖妖王對神通的控制力,可不是那些妖兵妖將一般,只會無腦丟神通。他們已經開始嘗試領悟血脈中的大道,嘗試著對神通進行控制了。進而演變出不少類似招式的應用方式。就像黑大爺他們之前常用的炎毛鋼體,就是類似的應用。

    如果純粹的大日琉璃炎被克制,那么...

    鳳宏息神通猛的一收,緊接著身形一甩,身后長長的翎尾,仿若數道火鞭甩了出來。

    鳳尾鞭,這可是朱雀一族肉搏時,威力最強的部位。

    一般天空一族除了神通,肉搏時基本也就堅硬的鳥啄和銳爪是最重要的武器了。但朱雀一族,卻因為尾翎上凝聚了大量的大日琉璃炎,淬煉異變,成了一種不亞于神兵利器的強悍武器。

    長翎劃過,這次李悠動了。他怕的是大范圍的無差別神通,但玩近戰,玩招式,人族怕過誰。輾轉騰挪,肆意的在尾翎中穿梭。

    當然了,鳳宏息眼中的李悠并不是李悠真實的位置。但李悠既怕他再變什么其他手段,又是可以勾引對方心浮氣躁。所以配合演戲,動作極為認真。

    隨著時間的推移,由于鳳宏息一直也沒懷疑,反而因為怎么都打不中,心中焦急,急躁。李悠的音斬注入的靈魂力,開始逐漸擴大地盤,提高影響。

    慢慢的,以鳳宏息的負面情緒為根基,發展壯大,達到了施展繪世的基礎要求。

    鳳宏息眼中的李悠,突然間迎風而長,越來越大。大到一只手就像拎小雞仔一般攥住了他。

    鳳宏息自然要掙扎,他想恢復本體大小,想要施展神通。但卻受到了一股奇異力量的擠壓,完全無法進行,硬生生被大手給擠爆了。

    不過,死亡對朱雀一族來說,并不是終點。

    幾乎在同時,大世界一顆奇異的大樹上,火紅的枝干亮起,瘋狂吸納周圍的火焰靈氣。一個鳥巢燃起了大火,火焰中一枚鳥蛋裂開,一個小了無數號的鳳宏息蹦了出來。朱雀凰脈的神通,浴火重生。大比這么危險的事情,參加前,鳳宏息就被凰老祖種下了重生印記。

    重生后的鳳宏息,張嘴吃干凈了身邊的蛋殼,彌補了一些受損的實力。就站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死的太不明不白了,那個人族到底怎么回事?這已經不能用單純的克制來解釋了吧?莫非人族的發展,已經如此恐怖了?

    調養了數日,鳳宏息就快煩透了。自己的死訊傳開,因為大比還未結束,無數和朱雀一族親近的妖族都上門來追問大比的情況。連自家老祖都專門意識傳回祖地,進行問罪。

    煩躁無比的鳳宏息,好容易應付完這些,越想越氣。最后干脆叫上一些親近的手下,要去出出氣。

    怎么出氣?人族李悠,李悠惹的事,自然要落在人族頭上。

    正好,他也想知道人族現在到底發展成什么樣了。

    有鳳自南來,第一個碰到的勢力,第一個倒霉的勢力,還真不是外人。正是李悠出身之地,昆吾劍宗和玄淵帝國。還真是冤有頭,債有主。

    結果可想而知,玄淵帝國這種境外小國,頂級戰力也就花師這個本來金丹就到頂了。但被李悠暗中開了小灶,好容易爬上元嬰的普通元嬰。別說返祖妖王了,就鳳宏息手下隨便一個妖王,就扛不住。

    盛怒之下的鳳宏息,神通爆發,硬生生把玄淵帝國燒成了一片琉璃沙漠。周圍幾個小國也沒幸免,直到他殺到中土邊緣,碰上了人道大陣。

    盛怒之下的鳳宏息哪管眼前是什么,大日琉璃炎傾瀉而下,直接對上了中土大陣。

    這時候出問題了。這大陣確實很強,也很硬。但是鳳宏息下意識的覺得缺了些什么。

    似乎老祖們有交代,讓他們這些返祖妖王不要去招惹人族。尤其不要攻擊那座大陣,否則會受到天道的反噬,受到天罰。那大陣既是人族的保護,也是天道對扶持種族的一種圈養。

    咦?自己怎么就頭腦一熱,不管不顧的攻擊了?而且天罰呢?

    哎!一聲悠悠的嘆息在鳳宏息耳邊響起。

    遁刀訣·斬魂刀·領域!

    突然間,無盡的黑暗籠罩了鳳宏息,思維也想被冰凍了一般越來越慢,最終陷入了停滯。

    李悠緩緩收回了本打算一刀直刺心臟的長刀。

    好險,幸虧沒直接殺了,麻蛋,果然是鳳凰,真能浴火重生。這要是真急著一刀砍了,等大比回去,都不知道人族還能活下來么。

    李悠展開繪世后,本打算趁著鳳宏息靈魂陷入夢境,暫時對身體失去了控制。直接一刀解決了戰斗,以免再生波折。

    但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自己隨便找的一個小山頭,這只鳳凰是怎么這么快找上門來的?不搞清楚這個問題,后面必然是源源不斷的麻煩。

    所以只能暫停了殺手,開始全力為鳳宏息繪制夢境。這一繪制夢境不要緊,李悠才發現差點被陰了。感情這鳳凰是真能復活啊。

    后面的也就簡單了,夢境需要記憶作為搭建的材料。正好鳳宏息要找人族出氣,他自身的記憶,加上李悠的記憶,倒霉的也就只能是李悠最熟悉的玄淵帝國了。

    李悠也沒想到最后引起鳳宏息靈魂反彈的竟然是因為攻擊大陣。這里邊似乎還有自己不清楚的隱秘。

    不過好在夠了,憑借魔道手段,這么久已經完全夠李悠控制住鳳宏息的靈魂了。為了阻止其復活,李悠干脆也不殺了,用了零域,直接封印了鳳宏息的靈魂。成了一具靈肉分離的活死鳥,也就不會激發那道復活印記。

    雖然夢境不長,但李悠也得到了想要的東西。大致了解了天空一族的構成和常見的神通,知道了那幾個擅長偵查種族的神通。

    在知道了自己是怎么被發現的后,李悠都忍不住氣的想抽自己。真是實力提高了,戒備之心不自覺的就放松了。

    之前無論閉關還是藏身,還知道躲地下安全。這次怎么就大大方方的待在山頭上了。不被發現才出奇。

    把鳳宏息硬塞進儲物手環,李悠一壓遁光,瞬間消失在了地面。

    數百米的地下,穿行了良久,才找到一處地洞。李悠忍不住一躍而出,離開了靈氣空間,盤膝坐下,一邊調息,一邊平復著激動的情緒。

    這一戰對他來說意義重大。

    修行者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實力組成部分,叫做信心。一直以來,李悠的信心都是極為飽滿的,外在表象就是不懼任何挑戰,不怕任何敵人。這信心來源于手機,來源于金手指,但更為重要的組成部分是李悠一路以來無數次的勝利,無數次的越級挑戰。正是這樣的信心,才讓當初實力并不怎么樣的李悠,敢于面對薛韋,面對藍蟄。不但沒被實力差距那么大的敵人奪去心志,還能憑借機巧手段屢屢化險為夷。

    但這種信心,隨著這次和黑大爺出中土,受到了太多的打擊。無知者無畏,信心有時候也是盲目的。真要是讓李悠知道大圣的恐怖,他當初面對藍蟄真的還能那么從容么?

    別說大圣了,就是一個頂級妖族的返祖妖王,真是的實力就已經打擊的李悠信心全無了。他閉關,他轉換修煉體系,他重定刀法,為的不就是追上這種差距。

    之前向尼唯揮出的那一刀,就已經是李悠對這種自信消失后的怯懦發出的反擊。那一刀,傾盡了他的所有,也徹底甩掉了一直以來困擾自己的種種軟弱。

    這也是他面對鳳宏息的時候,不想逃,而戰意高昂的原因。

    但是當正面,親手,獨自,砍翻了一個鳳凰這樣的頂級妖族的返祖妖王。這一瞬間對李悠來說,意義太大了。

    以往所有積累的信心全回來了,甚至還有升華。

    這意味著李悠從今以后,再也不懼任何妖族,從心理層面把自己提升到了優勢的地位。

    雖然這場戰斗,李悠的手段有點臟。但畢竟他自己又不是巔峰狀態,戰略戰術也是實力的一部分。這方面,李悠對于勝利可從沒有潔癖。

    只是他這邊興奮著,另一邊可炸了鍋。

    李悠這一下可算是徹底點燃了導火索,未來的發展再也不受控制,蝴蝶效應開始了瘋狂的擴張。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