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都市透視醫尊 > 第一千一十八章 藥王谷
    “大哥,到時候我們四人一起舉行婚禮吧!”

    在透視的過程中,劉樂還一直和李志金交淡著。

    “行,你通知他們,叫他們都好好的準備準備!眲沸Φ。

    “好,我這就去通知他們!崩钪窘痖_心極了,立刻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

    完全沒有注意到,劉樂到了他的閣樓,連一杯水都沒有喝。

    更是直接把劉樂丟在了閣樓里。

    劉樂也沒有在意,他又透視了一會兒許志武和岳聽。

    發現他們回臥室修煉了,卻并不是同一間臥室,而是相鄰的兩間臥室。

    他們兩人的關系雖然很親密,顯然還沒有親密到共睡一室的地步。

    劉樂收回目光,直接打開關押寧笑笑的房門,走了進去。

    寧笑笑已經被關了兩天。

    這兩天,李志金對她還不錯,至少有吃有喝有睡覺的地方。

    還簡單的治療一下她的傷勢,已經把她治療好了。

    又送給她一套產自華夏國的普通武士服。

    雖然這件武士服有些緊身,就像世俗界的連褲襪一樣,卻也總比光著身子好。

    看到劉樂,她一陣緊張,雙臂抱著高聳的胸部,背都貼到了墻壁上。

    似乎想鉆進墻壁里去。

    她張了張嘴,似乎想要說些什么,卻仍然說不出話來。

    “不要怕,我又不是來殺你的!眲返。

    寧笑笑這才松了一口氣,可是雙腿仍然微微打顫,有點站立不穩。

    “抬頭,挺胸,站好了!眲访畹。

    寧笑笑急忙站直身子,把豐滿的蘇胸挺了起來。

    劉樂一點點在她的胸口上,把她的穴道解開了。

    她嚇得直接跪在劉樂面前:“劉公子,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來找事了,求求您放過我,只要你放我走,我什么都答應您,你叫我做什么都行!

    “好啊,我放過你了!眲返。

    “謝謝,謝謝!睂幮πσ魂嚰,急忙磕頭,用力磕頭。

    想當初,她命令劉樂抬轎時,看劉樂一眼都覺得臟了眼睛。

    此時,她哪里還有半點驕傲,哪里還有半點清高?

    “不過,你要帶我去藥王谷!眲诽岢鲎约旱囊。

    “好!睂幮πM口答應道。

    “起來吧,我們現在就走!眲贩愿赖。

    寧笑笑急忙爬起來,然后就在前面帶跑。

    可是,好怪志海醫院不熟,不知道往哪里走,只好又跟在劉樂身后。

    劉樂帶著她離開志海醫院,來到河邊碼頭上。

    藥王谷的那艘豪華的水舟仍然停在碼頭邊。

    路上,兩人經過交淡,寧笑笑說是用這艘水舟,帶著劉樂去藥王谷。

    剛鍘走上水舟,那位守護在水舟上的神境巔峰武者,就急忙迎上來。

    對著寧笑笑鞠躬行記,恭敬萬分道:“寧小姐,是不是已經把志海醫院滅年頭了?和劉樂有關系的人全都殺光了吧!恭喜……”

    啪。

    不等這位武者說完,寧笑笑就氣得一巴掌抽在他的臉上,怒道:“閉嘴!

    這一巴掌,直接把這位神境巔峰武者的臉都抽腫了。

    “寧小姐,怎么啦?”

    這人捂著臉,震驚萬分道:“為什么打我?”

    “你再不閉嘴,我就殺了你!睂幮πε。

    一察覺到寧笑笑美眸中的殺意,這位弟子急忙閉嘴了。

    別看都是神境巔峰境界,寧笑笑卻比他強大許多。

    他要是真的惹怒了寧笑笑,還真的會死在寧笑笑手中。

    而且,寧笑笑在藥王谷里的地位還很高。

    就算是殺了他,他也是白死,沒有人敢為了他,找寧笑笑算賬。

    可是,一看到劉樂也上來了,他頓時忍不住了:“喂,滾下去,神境小成的垃圾,不配上我們藥王谷的水舟,你要是把水舟弄臟了,老子一劍刺死你……”

    結果,不等他說完,就有一把劍直接刺進了他的心臟里。

    這是寧笑笑的劍。

    聽到這位弟子竟然敢罵劉樂,寧笑笑嚇壞了,她再也忍不住了。

    為了討好劉樂,她就一劍刺死了這位藥王谷的弟子。

    “你既然管不住自己的嘴,那就去死!

    寧笑笑拔出長劍時,還一腳把這位弟子踢飛了出去。

    直接飛出船艙,落入了河水之中。

    這位弟子驚恐至極,到死都不明白,寧笑笑為何殺他。

    他做錯什么了嗎?

    沒有!

    趕一位神境小成的垃圾而已,這就是他應該做的!

    身為水舟守護者,本就不能讓外人隨便上來,更不能讓垃圾上來。

    “劉公子,對不起!

    “是這人有眼無珠,得罪了您,我已經把他殺了,還請您不要生氣!

    殺了這位弟子后,寧笑笑還急忙向劉樂道歉。

    因為這位弟子竟然敢罵劉樂,她真的害怕劉樂一怒之下,把她也殺了。

    “開船吧!”

    劉樂倒是沒有什么表情,他坐在豪華船艙之中,淡淡的吩咐道。

    “是!

    寧笑笑恭敬的答應一聲,就親自跑去駕駛水舟。

    等水舟跑起來之后,她開啟自動行駛功能,就又小心翼翼的來到劉樂面前。

    此時,她已經換上藥王谷的定制款衣裙。

    在志海醫院時,她的儲物戒被收走,無法更換衣服。

    在水舟上,她有自己的衣柜,可以盡情的換,還可以換上最漂亮性感的衣裙。

    此時,她就穿上了一百級的靈衣超短裙和蠶絲絲襪,踩上一雙靈器高跟鞋。

    全身上下都閃著光。

    胸前的那對飽滿,還微微外露,雪白的刺眼。

    臉上化了妝,美得格外奪目。

    整個人的氣質,也一下子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從之前毫不起眼的灰姑娘,變成了優雅迷人的貴婦。

    身上還噴了一種藥王谷的特制香水,那淡淡的香味,還具有一定的迷情作用。

    用上這種特制香水,她就是準備開始迷惑和勾引劉樂了。

    她昂著下巴,一臉高傲的走出來。

    來到劉樂面前時,又小心翼翼,一臉恭敬的彎下腰。

    她先是殷勤的幫劉樂泡了一杯靈茶,親手送到劉樂面前。

    然后,又幫劉樂洗了一枚靈果,還把果皮削得干干凈凈。

    再次送到劉樂面前。

    “劉公子,您請!

    身為丫鬟,她伺候起人來,真是非常周到。

    在劉樂喝著靈茶,吃著靈果時,她還坐到劉樂身邊,輕輕的按摩劉樂的大腿。

    她的按摩手法很特別,竟然還具有一定的治療效果。

    看來,在藥王谷,她也是一位醫生,醫術還不錯。

    但是按著按著,她的手就不老實了,竟然要碰觸劉樂的禁地。

    她開始挑逗劉樂了,想用她的美色,色誘劉樂。

    為此,她還大膽的撩起裙擺,露出對于男人來說最為致命的位置……

    只要劉樂敢撲到她的身上,她就會在劉樂最興奮的時候,捅穿劉樂的心臟。

    然而,她的搔首弄姿換來的卻是劉樂的一聲怒喝。

    “滾!

    劉樂自然看不上她,就算她精心的畫了妝,也遠遠趕不上歐米妮和朱曉美。

    就算她的按摩手法很特別,劉樂也壓根兒瞧不上。

    更別說,劉樂打心眼里討厭她,就算她美成天仙,也不屑一顧。

    這一聲滾,嚇得嫵媚萬千的寧笑笑急忙收回小手,再也不敢亂碰。

    三天之后,水舟行駛了四萬多公里,終于來到了藥王谷。

    這三天,劉樂一直盤坐在船艙里閉目修煉。

    他沒有半點反應,也沒有半點動靜,就像陷入了忘我的修煉狀態之中。

    打扮妖艷,穿著風騷的寧笑笑,一直徘徊在劉樂身邊。

    她眼神閃爍,不時的看向劉樂,那張精美的臉不停變幻。

    她一會兒想掐死劉樂,一會兒想刺死劉樂,一會兒想炸死劉樂,一會兒想燒死劉樂,一會兒想咬死劉樂,一會兒又想和劉樂同歸于盡。

    有那么一瞬間,她把長劍都緊緊的握在手里了。

    把力量都注入了長劍之中。

    甚至,連身上的殺意都有些壓制不住了。

    差一點就用蓄勢到極點的長劍,狠狠的刺在劉樂的咽喉上面。

    可是,最終,她還是沒敢。

    她就這么幻想了一百多種殺死劉樂的辦法,最終被她全部否定了。

    因為她沒有把握。

    劉樂強的令人發指。

    她害怕刺殺失敗后,會立刻被劉樂打死。

    于是,她又想著把劉樂帶進藥王谷,讓谷女把劉樂殺掉。

    現在,谷女已經成為谷主,借助藥王谷的修煉資源,已經提升到圣境巔峰。

    而且,谷女的修煉天賦非常妖孽,比以前的藥老都還要強大一些。

    她覺得谷女一定有能力把劉樂殺死。

    她把劉樂帶到谷女面前,讓谷女親手把劉樂殺死,還會立上一個大功。

    因為谷女也恨劉樂,也要殺了劉樂。

    所以,她最終收起長劍,壓制下心頭的怒火和仇恨,神色漸漸平靜下來。

    這時,水舟也行駛進了藥王山,緩慢的停在藥王山外面的碼頭上。

    “劉公子,到了!

    懷著帶劉樂去送死的美好心情,她笑盈盈的說道。

    劉樂睜開眼睛朝外掃了一眼。

    他并沒有立刻下船,而是吩咐寧笑笑泡茶。

    接下來,他一邊喝著靈茶,一邊開啟透視1眼,朝著藥王山上透視過去。

    只看一眼,劉樂就震驚了。

    而且,還越看越是震驚。

    因為藥王山很大很大,上面到處都是高大的建筑。

    建筑和建筑中間的空地上,則是黑壓壓人群,不計其數的人流。

    劉樂能透視一百多公里遠,可是他一眼透視過去,竟然看不到頭。

    整個修武界的病患,似乎全都聚集到了這里,全都在這里接受治療。

    那黑壓壓的人,準確的說,都是病患,這至少也有一億吧!

    他們不遠萬里前來藥王谷治病療傷。

    藥王谷的弟子都是醫生,有許多弟子都在一幢幢的閣樓里接診病人。

    有的弟子醫術高明,就算收費高昂,外面仍然排了好長的隊伍。

    有的弟子醫術平庸,就算收費便宜,診樓前面也寂寥無人。

    每位弟子都有權決定治療費用,也有權決定治療的病癥。

    劉樂看到,有位男醫生,什么病都治,還專治漂亮的女武者。

    男武者過去后,給再多錢都不給治;長得不漂亮,也會被拒之門外。

    在治病時,還會提出一些無視要求,更是在美女病患身上留下記號……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