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重生大唐當奶爸 > 第584章 扶余城二人組(二合一)
    正文

    李承乾要找李二聊的是改良科舉的事,可還沒開口,李二就給他分配了一個任務,那就是接下來東北移民的事,必須有一位身份足夠強硬之人震懾各地,務必督促辦好移民大計。

    所以李二決定,恢復李承乾太子的身份,這是讓李承乾始料未及的,怎么跟以前商議的不一樣呢?不是說公平競爭,誰做的好就給誰嗎?

    當著老六李愔的面,李二沒有絲毫避諱,解釋說道“拿下你的位子考驗不假,朕希望你們兄弟幾人能有公平機會競爭也是真的。

    可是你也看到了,老三李恪、老四李泰,都因為禍事被牽連了,老五貶為了庶民,老六……老六你自己說!

    李二對李愔命令道,李愔恭敬的給父兄行禮“父皇,大哥,李愔自幼頑劣,幸得名師指點才略微開竅,但自知才德不足,這輩子能做好修路一件事已經是極限了。

    這皇位重任,我既無心,也無力承擔,請父皇和大哥明鑒!

    李二欣慰的過去拍了拍李愔的肩膀說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修通蜀道少說也得二十年光景的不眠不休,這不比治理一個國家容易,小六,苦了你了!

    李愔挺起胸膛朗聲道“蜀中百姓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幾百上千年,能用孩兒的二十年換回后世千秋萬代,兒認為值得!”

    “好!不愧是我的兒子,有種!為父等著看我兒青史留名的風光!崩疃舐暪膭畹。

    回過頭來,又對李承乾說道“你看到了吧,各人選各路,每個人生來的責任是不同的,小六往后你的弟弟們都太小了,難當大任,你這個當大哥的該替他們承擔起責任!

    李承乾謙讓道“可是父皇,這樣還是對各位兄弟不公平,這個位子不能因為我先出生,就該是我,他們一樣有機會,我跟六弟一樣,只要讓我能給大唐做事即可,不貪慕權勢!

    李二板著臉訓斥道“糊涂!

    這不是你各人想怎樣就怎樣的,不明真意之人只看到了這個位子的權勢爭奪,真正懂得天下二字之人,看到的只有責任跟重擔。

    你不想爭權奪利,難道你就想逃避這個屬于我們李氏皇族的責任嗎?”

    “兒臣不敢!”李承乾跪下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這么定了,你是當大哥的,這幾年的成就無人不服,儲君之位給了你,也省得一群小子再惦記生事。

    老六你做個見證,你們這些長大的皇子無人不服,往后那些小家伙們起來要爭,那就是他們不懂事了,該收拾就收拾,你大哥不方便出手的,你記得幫襯一下!

    “這……是,孩兒謹遵父皇之命!”李愔接令道。

    李承乾察覺到不對,提出疑問道“父皇,為什么這么突然,是不是您發現了什么事情?您正直春秋鼎盛,有的是時間看著我那一群弟弟成長起來,為何……”

    他第六感就是覺得父親查出了什么東西,要不然平時都是傲視天下,怎么會這么仔細交代后路?

    “呵呵,人生無常,為父做了十五年皇帝了,不說身體原因,只說這天命,歷史上能做皇帝超過十五年的,也是不多呀,所以不得不趁早做些安排!崩疃锌。

    “父皇千萬不要這么想,您……”李承乾跟李愔都跪著懇請,李二揮手攔下了,這么一岔開,李承乾也忘記追問了,至于李愔,他只感覺氣氛悲傷,并無多心。

    “好了,都起來吧,你們來找我是有事情吧,誰先說?”李二拉起兩個兒子問道。

    李承乾說起了長樂坊遇到的難題,李二沉吟片刻說道“這件事朕早有打算,但現在事情太多還不是時候,等你把移民的事情辦妥之后,國內安穩,就可以大動一場了。

    行了,沒別的事情,你就去搬回東宮吧,明日朝會就宣布立你為太子!

    得,李承乾都覺得無語,剛剛倒騰搬家到刑部侍郎官邸,現在倒好,一天沒住,馬上搬家到東宮?住處太多也是麻煩。

    留下了李愔,他是來找李二幫忙,要一個能人修路的。

    李二思考片刻分析道“倘若是朝廷工部牽頭,雖然不缺人,但工程進度必然會拖延,畢竟工部不止修路這一個任務,加上人吃馬嚼各種財政的開支,還要考慮用人,很麻煩。

    你姐夫怎么跟你說的?他手下沒人?”

    李愔說道“姐夫的商會也是用人之際,分不出人來。

    他說父皇你手下人才濟濟,所以……”

    李二笑罵道“他是故意推脫,什么人才濟濟,用得好了叫人才濟濟,用得不好就是一盤散沙,跟他那商會令行禁止比不了。

    行,他不出人可以,但怎么說你也是他弟子,讓他出錢,如果是朝廷開支的話,國庫財政還不算殷實,而且會跟你分功勞……”

    “父皇,只要路能修通,孩兒不要功勞,功勞是父皇跟朝廷的!

    “你小子,朕還不用自己兒子來拍馬屁,而且你是我的兒子,你青史留名光宗耀祖,自然就是你老子我的功勞!崩疃靡庹f道。

    “姐夫說了,他可以給我出人出錢,但他沒空給我做這個北線總工,應該是父皇您給一個能統籌全局的大才就行了吧!崩類纸ㄗh道。

    李二白了兒子一眼,“你說的輕巧,這樣的大才我手下能有幾個?而且都是上了年紀的,有誰愿意未來二十年耗在深山修路的?”

    李愔尷尬的看著老爹,沒有說話,他知道一定會有人選。

    “有一個人,他是大儒虞世南的弟子,名叫褚遂良,德才兼備而且有一定的營建造詣……”

    不等李二介紹完,李愔立馬喊道“行,就是他了!”

    李二錯愕道“你小子,不會就是沖他來的吧?”

    李愔狡黠笑道“來之前孩兒也仔細研究了下朝廷里面風評不錯的官員,心里確實有幾個人選,這褚遂良我都不敢想,本以為太寶貴父皇您不舍得呢……”

    “好哇,你算好了來挖朕的墻角嗎?”李二忍不住踢了李愔一腳,不過他的眼神里全是贊賞,這個兒子總算知道動腦子了,有備而來比冒冒失失什么都靠老子的強。

    李愔連忙逃跑,“多謝父皇恩賜,就這么說定了啊,孩兒這就去找他!

    一溜煙直接跑出了皇宮,李二看著兒子的背影,眼神里全是欣慰,心里盤算著一個個兒子的未來,最后自語了一句,“都快點長大吧,暴風雨快來了!

    半個月后,東北扶余城收到了朝廷的詔令,糧食吃緊,準許東北地區百姓移民中原。

    第二天的時候,扶余城杜家商會的糧鋪對外宣布糧食吃緊,第三天、第四天、直到第五天,糧鋪直接關門了。

    這下不得了,買不到糧食的話,大家怎么活下去?幾乎就是同一天,扶余城被百姓圍住了。

    守將命令大開城門,自己一身布衣領著扶余城上下官員一起走出了城門。

    后面跟著的是杜家商會的人員,在二虎的帶領下推出了一個個板車。

    “你這狗官,不是告訴我們說會等到大唐朝廷的救濟嗎?現在你怎么說?”第一個沖上來的竟然是當初帶人搶糧的小伙子阿蠻。

    二虎上前勸開了要糾纏守將的百姓,有些難過的說道“各位,朝廷的確沒有糧食運來,所以我們這里的糧食吃緊,恐怕往后的日子不好過了!

    “騙子,你們都是騙子!”不少百姓痛罵著。

    守將從懷里取出了一道圣旨,高高舉起,所有人看著守將莊嚴的模樣,都停下了鬧騰,等他說話。

    “父老鄉親們,不是朝廷不救大家,朝廷救人的旨意已經下達!

    “都安靜,說不定有糧食來呢,咱們聽他怎么說……”很多人在維持著秩序。

    守將把圣旨念了一遍,可這些百姓里面識字的不多,圣旨用詞略微文雅他們就聽不懂了,多數人是迷茫的,少數一知半解的也皺著眉頭。

    二虎站出來解釋說道“圣旨說了一件事,大唐糧食吃緊,雖然可以養活我們這些人,但如果是長途運糧過來,路上損耗過甚,糧食就不足了!

    “這怕什么?中原人手不足,我們去給運糧……”有漢子大喊著。

    二虎真想捂住眼睛,守將提醒道“你過去運糧,跟那邊派人運糧一樣的,路上都是人吃馬嚼耗費巨大,總不能你一路不吃不喝吧?”

    “我們扛餓,再不濟我們一人趕只羊過去當口糧……”話沒說完就被身邊的老者一棍子打在頭上,蠢貨,這不就相當于你把做種的羊當口糧換了糧食?與其這樣還要什么糧食救濟?

    “將軍,到底朝廷有什么好對策沒有?總不能看著我們這些人餓死吧?記得你曾經說過,現在咱們都是大唐百姓,要一視同仁的!”

    守將揮手按下了百姓,“諸位安靜,朝廷的對策就是,各位舉家遷往中原,沿途州道供給吃喝保命,到了中原產糧腹地,自然就轉危為安了。

    這樣一來,就省去了運糧這筆消耗,大家都能活下來了!

    什么???要我們大家離開故鄉全都去中原?這怎么行?我們世代都在草原……

    是啊,我們家里還養著三只種羊呢……

    七嘴八舌的,人群立馬沸騰起來。

    意料之中,守將跟二虎對視一眼,兩人都這么站著不動,就看著對面的百姓熱議。

    許久之后,可能是喊累了,也可能是想要別的辦法,漸漸的人群里面的聲音弱了下來,所有人都看著守將。

    守將沉聲道“我知道各位都不舍故土,但這是沒辦法的辦法,留下是餓死,到時候人都不在了,故土有何意義?

    逃荒去中原還能活命,活下去,終有一日還能回到故土,人沒了,就什么都沒了!”

    守將的一句話,直接讓現場安靜了下來,剛開始只是前排的人聽到變得沉默,后來消息一重重傳到后排,所有人都沉默了,死一樣的安靜。

    在生死跟故土之間做一個選擇,也許很多人說這很好選呀,孰輕孰重不是一眼就能看清了嗎?

    說這話的一定是旁觀者!

    真正落到自己頭上的時候,就算是個冷靜的人,也要經過思考取舍的。

    不知過了多久,終于有人忍不住大吼了一聲“能活命誰愿意餓死?我們就一家三口,逃荒就逃荒!反正之前也是趕著羊群到處跑!

    嘩的一下,場中再次沸騰起來,好像一碗水潑入了滾燙的油鍋一樣,一瞬間擊破了很多人的心理防線。

    這個時候不分老少,都有動心思逃難的,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心有牽掛,基本上都是拖家帶口不想全家餓死。

    這個情景,跟當初議政殿里群臣分析預料的幾乎一樣,只要心有牽掛,必然會求生戰勝赴死。

    另一方面胡人沒有太重安土重遷情結也是一個因素,不像中原人,祖輩都住在這里,墳墓祭祀什么的,胡人不一樣,他們對故去之人安葬方式不同,加上逐草而居,確實是習慣了。

    有人朝著守將問道“我們都是胡人,逃難去了中原,不會被歧視吧?萬一他們都把持著糧食不給呢?你能保證我們不被餓死在異鄉嗎?”

    這個問題帶來了人群的第三次安靜,守將朝著二虎示意了一下,二虎一揮手,身旁的手下一個個掀開了那些板車。

    嚯……

    一片驚呼聲在人群中響起,所有人眼睛都直了,那竟然是一車車錢?這么多錢?這是要做什么?

    二虎走到中間按下騷動的人群,朗聲道“這些錢都是發給大家的盤纏!

    什么???全都是給我們發的?真的嗎?

    所有人再次驚呼,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醒醒吧,咱們這么多人,別看錢多,可平分到每人手上,那就不是太多了!庇袡C靈的點破道。

    二虎接著說道“大家雖然是逃荒,但不是去乞討要飯,朝廷出資給各位發盤纏,沿途吃喝不漲價,各位就用發給每人的盤纏一路行到中原。

    不用怕沒吃喝,那些有糧食的人,巴不得拿吃不完的糧食出來賺大家的錢!

    華光映雪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