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重生大唐當奶爸 > 第601章 違規,丟出去(二合一)
    那中年官員不屑的看向了吵嚷的小廝,眉毛一挑冷聲道:“爾是何人?竟敢多嘴插手科考公事?”

    小廝大喊道:“天下人管天下事,你負責監護科考卻徇私舞弊故意偏袒,我們不服!”

    這時一名官差小聲提醒道:“那廝是博陵崔氏的一個下人,來陪考的!

    “哦……難怪這么囂張跋扈,原來是博陵崔氏的人?好大的威風!

    一個下人也敢在考場門前大吵大鬧,你當這是什么地方?來人,與我拿下此惡!”帶著濃濃的不屑,中年男子故意拖了一聲長音,隨即朝左右怒喝道。

    正當旁邊手下要去拿人的時候,那小廝慌了,趕忙求助兩邊。

    “沒王法啦,這人當眾徇私還不讓我們說話,要殺人滅口啦……”

    一旁看熱鬧的群眾還真被煽動的義憤起來,一個個吵嚷著對那官員跟官差指指點點,一時間局面急轉直下。

    見此情形,那官員走到了前面,伸手按下了眾人,朗聲問道:“這是誰家下人?博陵崔氏考生何在?”

    那崔公子淡定的走了出來,微微拱手示意,“本公子在此,不知何事?”

    “約束好你家下人,攪擾了科考,誰都擔待不起!”那官員看著高傲的世家公子,冷著臉訓斥道。

    一個小廝都不怕,更別提正主公子了,崔公子微微搖頭道:“我并不認為我家下人做錯了什么,相反倒是監考官你眾目睽睽之下偏袒他人,是不是該給我們這所有考生一個交代?

    還未踏入科舉考場就遭受了不公,那日后還要我們如何公正的為大唐效力?”

    嘿,真是一家人,下人負責煽動百姓,這位公子倒好,不知道息事寧人維護考場,反倒跟著煽動考生?

    那官員心里暗罵,但面上卻不惱,帶著一絲戲謔反問道:“你也是如此看法如此態度?”

    “不錯,我儒家士子見不平自當挺身而出!”崔公子正色道。

    “好,好一個挺身而出,難怪那小廝這么大膽,原來是有主家給撐腰!惫賳T冷笑一聲,隨即轉身面朝向圍觀的群眾。

    “諸位百姓,諸位考生,我身邊這位年僅九歲的考生,是迄今為止大唐接待的年紀最小的科考考生,為此陛下欽點神童之名。

    當然,我對他區別對待并非因為他的身份,而是因為他的年紀,這么小的娃娃,能來參加考試已經是難得了,孔圣人教導我等敬老愛幼,這么小的孩子,我不忍他在外排隊久站,特意幫他一把,領他直接去考場,難不成有錯?如果這個孩子是大家自己的孩子呢?”

    說到這里,他不屑的對那崔公子說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崔公子,見此不平你卻偏幫惡人,圣賢的教誨你學的可真好……”

    說完瀟灑轉身,拉著小萱萱的手大步走進了考場,門外無一人阻攔不服。

    那崔公子臉色鐵青,此時估計他內心早已經是一地雞毛了,微微瞟了一眼那小廝,只把對方嚇得狼狽鼠竄躲進了人群。

    稍微查驗過后,小萱萱就通過了身份驗證,可見那查驗之人也是安排好的,根本沒有真的碰到小萱萱的身體。

    跟著那中年官員悠然又好奇的走在靜謐的考場里面,小萱萱東張西望的四處看,對什么都抱著一股新鮮跟好奇。

    那官員忍不住輕笑道:“別的考生進來之后無不是謹小慎微,像你這樣大膽的觀察環境之人,恐怕還是頭一個呢!

    被人打斷了好奇心,小萱萱回過神,害羞的小聲問道:“這位大叔,你是外公派來的嗎?我可是真心來考試的,真不用你幫我作弊!我要憑實力打敗他們!

    那人微微一愣,“哦、你怎么會這樣想呢?我就是負責帶你進門罷了,畢竟你的身份不能泄露,也不能讓他們毛手毛腳的查驗。

    至于我本人嘛,一者陛下派人捎信叮囑,二者嘛,家師就是當朝虞秘監,也就是你師公,昨日恩師登門交代過的。

    他老人家對你贊譽有加,我相信他的眼光,他說你才華出眾,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發揮,可別辜負了大家對你的期望!”

    小萱萱眼前一亮,捂著嘴巴小聲道:“我師公是你師父?那你豈不是我師叔?”

    “噓,小聲點,我入門在你父親前面,你該叫我師伯的。

    不過現在是考場上,公事面前,不能攪入私情,切記!”

    小萱萱連連點頭,像是說一個秘密一樣小心道:“嗯!師伯放心,我一定好好考試,爭取拿到一個狀元出來!

    那人忍不住笑了起來,“傻孩子,狀元可不是這一場,這只是初選的考試,初選過后,各地被選拔出來的才子都要聚集在這里進行二次大考,那時會優中取優,蓋壓同代者方為狀元!

    小萱萱懵懂的點了點頭,下意識的摩挲了一下自己帶著的小藥包,喃喃的小聲嘀咕道:“如果我把所有對手都放翻了,就我一個人參加考試,是不是就鐵定是狀元呢?”

    “嗯?什么?你剛剛好像說……”那官員腳下一絆,差點沒一頭栽倒,“我的老天,這可是科舉,說好的不惹事的,你可千萬不能胡來,要不然就算你外公都不得不治罪于你!

    小萱萱咧嘴咯咯笑道:“放心啦,我就是說說,贏他們當然要憑真本事,我從不陰招欺負人的啦!”

    ……但愿吧,老天爺保佑,但愿這位小祖宗能夠說話算話別出幺蛾子。

    “一會兒把你送到你的座位上之后,我就離開了,我是負責全面的,具體你這一片有專人負責,不是我們安排的人,也不認得你,所以你得遵守規矩些!

    邊走邊叮囑,片刻之后將小萱萱安排好了座位,又親自幫忙給研了磨,那官員才一步三回頭的離去了,不是多么不舍這個孩子,實在是不放心,總害怕他惹事。

    惹事?那是不可能的,小萱萱這孩子也長大些了,不是小時候憑一己喜好只知道貪玩的小姑娘了,而且她從小講義氣重承諾,說好的不惹事,那就不惹事,說好的實實在在去贏,那就絕不摻假作弊。

    所以一直到開考發試卷等等程序,她都老老實實一步步聽從著指揮。

    拿到試卷之后,她很快的瀏覽了一邊,這時候體現出了記性好的優勢了,過目不忘是個好東西,快速通讀一遍所有試題,小萱萱直接就給背下來了,別的考生都在研墨寫名呢,這丫頭已經抱在試卷狂喜起來。

    “這都是些什么問題呀?原來科舉考試就是考這些的?也太無聊了吧!”小萱萱不知道是在嘲諷還是在抱怨。

    偏偏她的聲音大了一點,臨位一墻之隔的考生給聽了去,好巧不巧,不是冤家不聚頭,正是那博陵崔氏的公子。

    崔公子在門口當眾受辱,胸中抑郁之氣難平,正是郁悶無處發泄的時候,拿到試卷之后心思大亂,聽到臨位竟然又是這個小孩,忍不住嘲諷道:“沒家教的野小子,胎毛未退就來參加考試?認字不認字?不行就回家再喝幾年奶吧!

    嘲諷完之后,這位崔公子竟然覺得心情大好,郁悶之氣抒泄了大半,正要再接再厲的時候,監考官板著臉走了過來。

    “做什么做什么?考試規則之一,不準交頭接耳竊竊私語,隔著一道墻你們還想互相商量嗎?

    來人……”正要下令將二人清理出去呢。

    那崔公子著急道:“監考官明察,是鄰座的小子無辜喧嘩攪擾到學生,學生無奈出言反擊維護秩序!

    監考官看向了小萱萱,小萱萱下意識的吐了吐舌頭,紅著臉道歉說:“對不起對不起,第一次考試有點激動,我再也不說話了!

    看著一個這么可愛的孩子如此怕怕的道歉,監考官一時間也真不好發作,總不至于跟一個九歲孩子較勁吧?

    于是沖萱萱教訓道:“朝廷恩準你九歲參加考試,乃是恩賜的機緣,你當好好把握才是,下不為例,若有再犯,規則出場絕不容情!

    都好好考試作答,放規矩些!”

    教訓了二人,隨后由對自己負責的區域重申了遍紀律,這位監考官才停歇下來。

    小萱萱羞惱的朝旁邊一墻之隔的崔公子噘著嘴哼了一聲,隨后拿起毛筆就開始奮筆疾書,看那力度,好像是要把不滿全都發泄到這張試卷上一樣,唰唰唰,答題十分迅速。

    也怪不得小萱萱抱怨說試題簡單,在這個科舉剛剛興起的時代,考試的套路遠遠不成熟,滿天下識字人緊缺,朝廷為了增加用人,不得不一次次降低應試標準,生怕出的太難壓低了通過率,這樣朝廷可用的人手就供應不上了。

    本身這些問題對于出身名門的小萱萱來說就沒難度,再加上這些日子大儒虞世南手把手的指點,如果連初試都過不去,那真是怪了。

    虞世南一生中可是多次參加科舉出題,命題人親自當家教,這樣的情況,想做到完全不泄題是不可能的,因為往年就是這些考點……

    總共兩個時辰的答題時間,小萱萱只用了不到半個時辰就答完了。

    毛筆往筆山上面一搭,看了一眼名字沒寫錯,然后她把試卷直接卷了起來,再沒看一眼。

    不檢查一下嗎?

    答案是絕不!

    是這丫頭毛躁嗎?恰恰相反,這是她極其自信的表現,她內心篤定自己能夠一遍答完不出紕漏,既然內心成算滿滿,又是過目不忘,何必再不自信的一遍遍復審?

    將考卷放到了一旁,小萱萱正要下了胡凳出來,這才發現,好像考試還沒結束呢,于是不得不老老實話的坐回了原位。

    監考官一遍遍的巡視著考場,小萱萱也不敢東張西望的好奇了,要不然監考官會責罰。

    就這么百無聊賴一分一秒的捱著時間,不知不覺的,小家伙打了一個哈欠,小腦瓜在桌面上一點,得,直接睡著了。

    有那監考人員路過的時候瞟了一眼,搖頭嘆道:“哎,畢竟只是個九歲孩子,不知道字跡認全沒有,哪能真的來參加科考?

    看吧,被難住了,埋頭苦思呢!”

    埋頭苦思?……這監考官也真能猜。

    小萱萱不到半個時辰的時候就睡著了,直到后來監考官聽到微微的打呼嚕聲,這才發現對方不是沉思,而是睡著了,而這時距離考試結束,只剩下兩刻鐘了。

    監考官的臉色一下子拉了下來,叫醒了小家伙,示意他擦擦嘴角的口水,小聲訓斥道:“真是胡鬧,這時科舉考場,多么神圣的存在,你竟然當堂打鼾睡覺?

    有辱斯文,不敬先賢,來人,把他給我扔出去,別在這里污了圣賢考場!

    本官依考場律例,判你出局!”

    “別呀,我是不小心的,我真的沒想睡覺的,這怎么就要把我扔出去呢?不行不行……”小萱萱慌了。

    鄰桌的崔公子被驚動,驚訝的暗暗道,“哦?旁邊的小子又惹事了?考場睡覺?真是膽子大呀,還以為是什么神童呢,鬧了半天是來睡覺丟人的。

    哈哈,真是報應啊,這小子要被丟出考場了,之前不是傲氣的不可一世嗎?現在不還是哭爹喊娘?”

    這邊的動靜很快驚動了主監考,也就是那位帶小萱萱過來的師伯。

    看到這一幕,這位也是只剩下苦笑了,到了到了還是出事了,得,硬著頭皮過去解決問題吧。

    問明了事情原由,主監考長出了口氣,還好還好,不是大麻煩,按下監考的,伸手從桌子上拿起了那張試卷,映入眼簾是是一手漂亮的娟秀字體,不同于那種一眼就能看穿的女人字體,這中字體特別新穎,秀氣中帶著一絲英氣,屬于柔中帶剛的。

    “好字!”主監考忍不住贊道。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小心睡著了,實在太無聊了,別把我扔出去好不好?”小萱萱懇求道。

    “不成,不敬先賢還念個什么書?”監考官嚴厲道。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