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重生大唐當奶爸 > 第602章 交卷還是棄考?(二合一)
    那主考官朝著小萱萱會心一笑,示意她別害怕,然后點頭勸說道:“畢竟是小孩子,精力不如大人,既然是無心之失,那就判他提前交卷出場吧!

    “這……那好吧!

    小子,記得,以后可別這樣沒規矩了,圣人傳下書籍文字教化世人來之不易,一定得好好珍惜才是!蹦潜O考官鄭重的對小萱萱叮囑道。

    “咳咳,下次不會了!”小萱萱不好意思道。

    其實她內心里忍不住吐槽,早知道可以提前交卷,我早就交卷了,要睡覺也是回家睡,誰會趴在這硬邦邦的桌子上面睡呀?真是浪費時間。

    幸虧沒被扔出去,要不然那真的丟死人了!

    草草交了試卷,小萱萱略顯狼狽的走出了考場。

    考場,門口到處都是圍觀群眾,里面一部分是來陪考的,一部分是擺攤叫賣的,還有一部分純粹是看熱鬧的。

    考試還沒到結束時間,大家都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閑聊。

    不知道是誰驚咦了一聲:“咦?怎么考試還得一陣子才結束,這就有人出來了?”

    唰!

    幾乎是同一時間,所有人都停下手里的事情,目光轉向了剛走出考場大門的小孩子身上。

    小萱萱看到這么多人都在門口,驚喜道:“哇,這么多人呀,太好了,正好我有點餓了,還有賣吃的……”

    說著話她一路小跑直奔零食攤子。

    有人認出來小萱萱,驚訝道:“這不是之前在門口鬧事的那個小孩子嗎?據說是迄今以來年紀最小的考生呢!

    “喂,小孩兒,你怎么這么早就出來了?”有好事者大聲喊著問道。

    小萱萱滿心思都在好吃的零食上面,隨意答道:“題答完了不出來做什么?外面有好吃的好玩的,里面可沒有!

    說話的時候頭都沒有抬,兩只大眼睛只是盯著美食。

    嘩……對于這個回答,全場嘩然,真的假的,這么早就答完了試題?以前可從未有過吧。

    “不會是吹牛吧,咱們也見識過這些年的科考了,里面的考生哪一個不是小心翼翼,只嫌時間不夠用,還真沒見過提前交卷出來的!庇腥速|疑說。

    “可不是嘛,還提前這么長時間,八成是小孩子吹牛呢!痹絹碓蕉嗟娜烁胶椭。

    小萱萱聽到這里就不樂意了,轉過身來朝著說話之人輕哼道:“你們不要小瞧人,我可沒有撒謊,別說現在交卷,我進場不到半個時辰就答完了,要不是……

    算了,懶得理你們,不行就算了,我還得吃了好東西回去呢!

    差點把自己考試睡覺的糗事說出去,小萱萱連忙打住,不再理會四周的嘲諷。

    見此情況,旁人更加篤定了,哄笑著說道:“看吧,我就說有鬼,小孩子吹牛,板上釘釘的,還答完試卷?我估計是答不上來自己離場的吧……

    還交卷呢,棄考還差不多!”

    你們……你們再敢胡說八道,看我不打的你們滿地找牙!

    小萱萱被激怒了,攥著小拳頭指著那吵得最歡之人威脅道。

    可她一個小孩子,誰把她看在眼里了?眾人笑得更厲害了,還滿地找牙?小家伙,牙長齊了沒有?還要跟大人們打架?

    這時考場里面出來一個官差厲聲呵斥道:“都嚷什么嚷什么?考試還未結束,你們這般喧嘩吵鬧,驚擾了考生答題的心思,是何居心?想吃板子嗎?”

    “官爺,不是我們生事,是這小子在這里胡吹大氣,實在忍不住了……”有人嚷嚷說。

    哦?官差把目光看向了拿著兩大包零食的小萱萱身上。

    “哦……原來是你這小子。

    哼,科舉考試里面呼呼睡覺,被趕出來了還不趕緊回家去,留在這里看自己笑話嗎?”

    噗……被人當眾揭穿丑事,小萱萱差點吐血,不等他轉頭看向四周,全場大嘩之聲再次沸騰起來。

    這樣太荒唐了吧,科舉考試的考場上面呼呼睡覺?這是來參加考試的嗎?開玩笑呢?

    “剛才還說這小子吹牛呢,現在看來,連吹牛都不是,純粹是在胡扯!

    鬧了半天是被趕出來的……”

    看到自己成了眾矢之的,小萱萱滿臉漲紅,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委屈的,憤憤不平回了那官差一句:“哼,睡覺怎么了?答完題不睡覺做什么?要你管?

    下次來了我還睡覺,我樂意你管得著嗎?”

    說完之后跺著腳跑開了。

    得,這下出名了,都不用人故意宣傳,長安這種地方,八百里加急都沒有長安城傳播消息快。

    等到考試結束所有人都出來的時候,門口早就討論開花了。

    眾考生還以為是人們在關注考試情況呢,仔細一問才知道,原來是有人在考場上睡覺被趕出來了。

    崔家公子哈哈大笑起來,得意嘲諷說道:“這小子還被陛下封為神童?出了這么大的丑事,還是神童嗎?睡覺神童!”

    那小廝陰笑道:“誰說不是呢公子,小的已經找人將這個消息散播出去了,估計要不了半日,這神童的名聲就要臭大街了!

    “嗯嗯,此事辦的不錯,深合吾意!”主仆二人一臉小人得志的樣子。

    小萱萱呢?抱著一大堆好吃的零食,此時卻沒有一絲絲的胃口,再也吃不下了。

    這還不算,關鍵是她不知道去哪里好了,回家怕挨揍,按照約定還去師公虞世南家里?

    開什么玩笑?今天自己答應好的不惹禍,可沒防住出丑呀,鬧出這么一個惡名,估計師公聽說能被氣死,說什么也沒臉回去的。

    于是小丫頭漸漸的陷入了糾結,想了好久,她還是決定去找虞世南坦白錯誤,自己只是無心之失,況且答卷寫得滿滿的,不算表現不好吧。

    內心深處,小萱萱還是擔心虞世南這老爺子被氣壞身體。

    離得老遠,小萱萱就看到了站在虞府門口四下張望的狄仁杰,沒辦法,硬著頭皮,亦步亦趨的往前走吧。

    狄仁杰看到了小萱萱,趕忙小跑過去,“師妹,你怎么才回來?不是聽說你提前交卷出來了嗎?”

    “大師兄,你都知道了?”

    “嗨,這有什么的,我也提前交卷出來的,我提前了一個時辰,對了你提前多久?”狄仁杰開心道。

    小萱萱驚訝道:“什么???你也是提前出來的?難道你也在考場上睡覺了?”

    嘎!狄仁杰的笑容僵在了臉上,睡覺?什么睡覺?我沒有睡覺呀,我早就做完了試題,還檢查了兩遍呢,看到沒有疏漏就交卷出來了。

    下一秒,他睜大了眼睛,似乎猜到了什么。

    “師妹,不是吧,你、你……你不會是在科舉考場上面睡著了吧?”

    小萱萱沉默的低下了頭。

    “那你這是沒答完?”狄仁杰關心道,他知道師妹爭勝之心很強,如果沒答完導致考試落敗,怕是心里很難受。

    小萱萱還是沒說話,搖了搖頭。

    “這、那你答了多少?沒答完也沒關系的,只要答出八成,甚至是六成做對了就有機會晉級……”狄仁杰寬慰道。

    “師兄,這不是答題的事,我答完了,早早答完,坐在那里閑得無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然后就被監考老師發現,然后、然后就被人家趕了出來……”

    說到最后聲如蚊蚋幾不可聞。

    “什么?你是被趕出來的???”狄仁杰捂住了嘴巴,剛剛只聽一個下人過來匯報說她一樣提前交卷,可沒說這些呀。

    狄仁杰不知道,那個下人是小萱萱考場的主監考派來給虞世南回話的,人家只在乎小萱萱做題怎樣,不可能跟師父說孩子缺點的。

    “師兄,你去見師公了沒有,他心情怎么樣?”小萱萱弱弱的問道。

    “我一回來就去拜見師公了,然后就在這里等你,等了好長時間的。

    師公聽回報人說咱們表現不錯,很是高興。

    當然那是剛剛,不知道等一會兒聽到你睡覺的事會是怎樣……”狄仁杰表情古怪道,心里暗暗驚嘆,果然不愧為長安小魔王,走到哪里都能成為焦點。

    “算了,跟我進去吧,我幫你跟師公求求情!

    兩個小家伙步履緩慢的進了家門,誰都不愿走快些,虞世南正在書房門口回廊散布,看到這一幕,心中忍不住納悶,不是說小萱萱也提前交卷出來的嗎?雖然不如狄仁杰提前的早,但也不差了,怎么這副模樣?難不成考砸了?

    “師公……”一見面,小萱萱直接扔了手里的吃食,委屈起來哇的一下撲到了虞世南身上。

    虞世南那個心疼啊,輕輕拍打著小萱萱勸道:“好了好了,看樣子你是沒考好,沒關系的,這次就當你練手了,我們好好學習準備充分些,下次一定考個狀元回來!”

    說這話的時候,虞世南心中也出了口氣,暗道沒考好也是好事,真要是考太好出名了,甚至誤打誤撞捧個狀元回來,恐怕朝堂上就熱鬧了。

    狄仁杰輕咳一聲在一旁小聲提醒道:“師公,師妹她不是沒答好,而是、而是……”

    “是什么?難不成出事被認出來了?”

    “不是,她被人趕出來了!”

    “不會吧,剛剛我那學生派人回報說一切都好,特別是答卷也很好,沒說出事呀!”虞世南不解。

    狄仁杰也愣住了,這就對不上了呀。

    轉頭向小萱萱問道:“師妹先別哭了,你說說是怎么回事,你們那監考官說你沒事,你怎么能說是因為睡覺被趕出來呢?”

    什么??

    睡覺??

    虞世南心中一突,“萱萱,你考場上面睡著了?”

    小萱萱弱弱道:“師公,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好嘛!

    虞世南覺得頭有點暈,血壓有點高!狄仁杰眼疾手快,趕忙過去扶住,這一幕可把小萱萱嚇壞了。

    “師公我知道錯了,你千萬別生氣,我以后再也不敢啦……”

    被狄仁杰攙扶著坐到了書房的太師椅上,定了定神,虞世南長嘆道:“哎,你這孩子呀!這不是胡鬧么,科舉考試是國之大事,豈可輕慢?傳出去讓人怎么看?

    幸虧這次你用的是化名假身份,如果真的被人拆穿你是公主,到時候陛下的臉面,你爹爹的臉面估計都沒了。

    也罷,不成也好,不用參加復試,也免得被人認出來!

    狄仁杰勸道:“師公,要不您幫幫忙,師妹說她答完了試卷,而且答得很好,如果因為這件失誤就失去了考試的資格,有點可惜了。

    師妹畢竟不是沖著科舉的利益去的,她只說為了跟這屆學子一較高下,您就幫幫她吧!

    “嗯?這怎么幫?且不說她這次狄迪的名聲已經臭了,就說這次初試,被趕出了取消了資格,我就算想幫忙,也安排不了的!庇菔滥蠑偸值。

    小萱萱停下了抽泣,眼睛發亮說道:“師公,你不怪我考試睡覺了?”

    “哼,你這丫頭,真是心大。

    考試睡覺當然要罰,你那是在褻瀆先賢,還得重罰,這個稍后再跟你算,你先想想你爹娘知道了會怎樣吧!庇菔滥陷p輕敲了小萱萱一下。

    小萱萱破涕為笑長出了口氣笑道:“只要師公不生氣就好,我一路上就怕因為這個把您氣出病來。

    爹娘那里最多被揍一頓,不是大事。

    不過師公呀,在罰我之前,你真的得幫幫我,我只是被趕出考場,好像并沒有被取消資格!

    “哦?這是怎么回事?”虞世南跟狄仁杰都驚訝的看著小萱萱。

    “我不到半個時辰就答完了,然后坐在那里很無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聽那監考的說,他剛開始也沒發現,后來是聽到我打呼嚕才逮到的!毙≥孑婊貞浀。

    狄仁杰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師妹你可真行,考場睡覺不算,還打呼!骺谒疀]有呀?”

    小萱萱被人打趣,嗔怪的朝狄仁杰踩了一腳,接著講述道:“他要趕我出去,我當然不想走呀,后來鬧著鬧著主監考就來了,就是師公您的學生,他說我叫他師伯的。

    師伯幫忙說情,說我年紀尚幼自然精力不濟,就罰個提前交卷出場好了,不比取消資格。

    后來那監考官把我訓斥一頓,我就被趕出來了!

    虞世南沉吟道:“嗯,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那就無事了,不影響你的成績。

    但你這個事情影響有點惡劣,所以難保朝中不會有人借題發揮,倒是又是麻煩!

    狄仁杰提醒道:“師妹,你現在好像最應該關心的是要挨幾輪的揍才對吧……”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