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我是這樣的作者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潛伏之軍難再續
    聽得此言,那李腸一愣,卻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先問了錢支幾個問題,包括了一些個人名,還有時間點。

    錢支倒也不意外,從容回答,幾句之后,那李腸終于長舒一口氣,放下心來。

    “如何,現在也該說說清楚了吧?”錢支再次詢問。

    那李腸這才哭喪著臉道:“這次的事,乃是有人慫恿,但也是我等是疏忽大意了,我雖然不同意義,奈何兩位兄長卻認定了那般說法,覺得這荊州牧武前,其實只是個投機之人,本不算嚴格意義上的偽朝宗室,算是半路出家的,肯定是野心勃勃,不會真的忠于偽朝,所以能夠利用,但沒想到……”

    錢支眉頭一皺,沒有多說什么,而是擺擺手,說道:“無論之前是因為什么緣故,但眼下既是鬧出這等動靜,都不能留你們在城中,否則必有禍患,除此之外,你們這次來了多少人,又有幾個逃難出來的?”

    “我們這次來的人不多,也是擔心人多嘴雜,會暴露行蹤,總共就七個人,如今,已經確定有四人被擒,這四個人里面,還有兩位族兄,已經被糟了難……”說到這里,李腸露出了悲戚之色,甚至抬起袖子,擦了擦眼角,“除此之外,包括在下在內的余下三人,雖然逃遁出來的,但卻不敢一同跑路,于是分頭行動,其他兩人的情況,在下并不知曉!

    錢支的眉頭越皺越緊,再次問道:“那余下兩人,是否知道如今荊州處我等的消息?”

    李腸一愣,但馬上就明白過來,立刻就意識到,面前這位真正擔心的,還是自己這批人馬,是否會暴露的問題。

    對于這樣的問題,李腸不敢輕易作答,反而是話鋒一轉,直接求援道:“錢統領,你乃是此處兵馬統領,手下有諸多人手,人脈也廣,連方才那種情況,都能保我局面,若是由你出手,豈不是就能救得眾人……”

    “這絕無可能!”錢支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我等乃是隱藏于暗處的義軍,可不是這掌管了荊州的官兵,平日里都要隱藏自身,積蓄力量,哪里能主動暴露,為了幾個人,就放下自身安危?”

    李腸聞言,略顯沮喪,卻還是有些不死心的道:“錢統領,你該是知道的,我李家的子弟……”

    “在下已經認了一位李家公子為主,至于其他,暫時不在考慮!卞X支擺了擺手,干脆拒絕,不給對方留下半點機會,“這次出手,也只是及遇道義,至于其他,我等自保還來不及,如何還能相助?這一點,您應該很清楚!

    “你們已經效忠了一位?”李腸聞言卻詫異于此,“不知那人是誰?”

    “當下還不好透露,您只需知道,那位公子乃是苗裔,血脈純正即可!卞X支說著說著,也是話鋒一轉,“時候不早了,公子這一路逃遁,心神都受了驚擾,顧忌這精氣神都疲憊了,正好去修養一下,此處雖說暫時不會被人搜查,但也不能說是萬無一失的地方,等公子稍微恢復,咱們就要盡快轉移!”

    說話間,他一揮手,后面就有幾個青年走過來,也不管那李腸是什么反應,就攙扶著他朝著院子里面走去。

    那李腸也不掙扎,顯然是認清了局面,只是這嘴里卻隱隱嘀咕著。

    “到底是誰?這荊州,有哪位族人落腳?”

    等人走的遠了,之前救了他的那女子忍不住道:“這人怎么說,也是少主的族人,咱們這般對待,萬一傳出去……”

    “現在不是操心這個事的時候,”錢支則干脆搖了搖頭,滿臉的凝重,“當務之急,是盡快轉移兵馬,否則就要殃及池魚,”他看了一眼滿臉不解的女子,低語道,“這群人貿然行動,已然暴露了李氏勢力的存在,而其人能直入州牧府,更表明其背后有本地勢力支撐,以武前的精明,必有猜測,你看他現在大張旗鼓的搜索,很可能只是表面掩飾,真實目的,是要挖掘出潛藏在荊州的義軍!”

    那女子頓時吃了一驚!

    立刻,也就明白了厲害。

    前朝李氏,嚴格來算,乃是歷史遺留問題,而這個問題并沒有解決,其名姓本身具有很大的號召力,最直觀的結果,就是類似錢支這樣的前朝之人,組織起地下反對組織,潛伏在暗處,時刻準備顛覆當前的周朝。

    錢支又提醒道:“似我們這般組織,自然不光只有一處,甚至彼此之間,都有聯系,只不過因為朝廷打壓的原因,無法真的融為整體,主次難分,只能是各自為政,相互之間固然聯系不多,但書信往來還是有的,今日有李氏子弟落網,只要里面有些人知曉,哪怕不知道咱們的具體信息,可只要被抓住之后,審問中吐露了一二,這就十分要命了!”

    那女子也擔憂起來,卻還是有些自我安慰的道:“或許,那州牧府為表忠心,將人都給斬殺了,也不會詢問,我也是知道的,那兩個上門拜訪的,當場就被抓了,然后直接拖到菜市口問斬,連求饒都沒用,又哪里有時間被審問?”

    錢支冷笑起來,道:“殺人,殺了兩個也就夠了,也正因如此,后面也就存在了風險,尤其是像方才那位李公子等人這般跨界而來,被直接擒拿,其中好些個人更是被生擒活捉,還有兩個被直接斬殺,那被殺的兩個分明就是殺雞儆猴,震懾后面,但凡再落網了,知道了前面兩個人的下場,哪個還敢隱瞞?這情況下,一旦審問起來,自然就知道,處處皆有義軍隱藏,然后大索荊襄,我等又不是神仙,總歸要有蛛絲馬跡留下來的,他武前只要找,終歸是能找到的,所以時間緊迫,不能再耽擱了!”

    他這邊話音剛剛落下,就有人匆匆而來,在他耳邊低語兩句之后,錢支臉色大變。

    那女子看了,忍不住詢問緣故。

    錢支嘆了口氣,道:“最擔心的事發生了,咱們之前用來行貿的商賈,已經被抓住了,估計要不了多久,那人就會供出幾個店肆、產鋪、莊園,那里的人不少,也有知道內情的,只要被抓,暴露我等所在只是時間早晚的事!”

    女子花容失色,不由問道:“這可如何是好?難道已經來不及撤退了?”

    “家大業大,最近更是打算行大事,就等著抓住機會趁勢而起,因此錢糧人手都在調動,突然之間要回撤,哪里是那么容易的!”說到這里,錢支忍不住加重語氣,“倒是那幾個李家子弟,這個時候出面,簡直成事不足敗事有余!若是事不可為,只能提前起事,只是少主未歸……”

    他看了那女子一眼:“錢淼,現在交托給你一個重任,少主如今身在荊南,聽說已有建樹,我修書一封,你速速前往送于少主,看他如何定奪!”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