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錦衣血途 > 第669章 安定
    (各位,本章最后的開通了劇情征集直通車,歡迎大家點進去參與。。

    曹允淳死了,而他死前最大的心愿卻是想回家。

    他的家在哪里?對他們太監來說,無論多么有權有勢,最終的家只能是京城的皇宮。

    這就比較好理解了,如果他想要自己死后能被遷回京城,就必須要向皇帝體現自己的價值。

    只有皇帝認可了他的功績,他這個無根之人才能回到京城,回到他們在這世上唯一的根。

    反之,若是雍西的情況急劇惡化,那他就會被皇帝所厭棄,死了就會變成孤魂野鬼。

    可別覺得曹允淳迷信,他這種想法實際上很有市場,因為是個人都有葉落歸根的心思。

    從曹允淳手中接過令牌,陳嘯庭嘆了口氣之后,才向外面大聲喊道:“徐軒,把行轅內所有人都召集過來!”

    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既然陳嘯庭接過了曹允淳叫過來的擔子,就該盡快和東廠的人確立上下名分。

    事實上,作為錦衣衛插手東廠的事很犯忌諱,陳嘯庭此時也有些身不由己。

    所以即便日后他完成了差事,也會主動上請罪的折子,向皇帝本人擺明態度。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無奈,即便你幫皇帝辦好了事,該主動請罪的絕不能遲疑。

    最忌諱的就是居功自傲,這種人往往前期風光無兩,但大多最后結局凄涼。

    “大人,所有人都到院子里了!”徐軒在外躬身道。

    陳嘯庭這才嘆了口氣,然后轉身往外面走去。

    房間的門在徐軒離開時被關上,當陳嘯庭打開門時,便見院子里烏泱泱已經站滿了人。

    陳嘯庭一身千戶官服,雖然不是東廠的大人物,但同樣也能鎮住場子。

    “各位,曹公公傷重不治,已經死了!”陳嘯庭面色平靜,目光掃視眾人道。

    剛剛還安靜的人群,在聽了他的這句話后立馬就騷動起來。

    “黃公公死了,這可如何是好?”

    “前兩天稟告的事,到現在沒個說法,差事辦不下去就得出事!”

    下面人一時間想到的都是自己的難處,陳嘯庭大致聽了一遍,算是初步了解了東廠內部的一些事。

    而站在一旁的徐軒,看到陳嘯庭手中拿著的令牌后,頓時就意會到了許多事。

    于是他當即高聲喊話道:“都安靜,請陳大人訓話!”

    事實上,在陳嘯庭的記憶中他和徐軒之間關系不太好,甚至算得上有嫌隙。

    眾人此時都安靜下來,明白了過來味兒的精明人們,此時便感嘆讓徐軒先遞了投名狀。

    “諸位,曹公公死了,但他在臨終時將這令牌交給了我,所以在東廠新派的公公到來之前,這里的事暫時由我主持!”陳嘯庭緩緩說道。

    聽到這話,雖然眾人皆覺得不和規矩,但總算有個管事的人了。

    至于說有沒有人會不服,這是絕不會發生的事。

    陳嘯庭是正兒八經的錦衣衛高級武官,行轅內的這些人身份都比他低得多,又豈會和陳嘯庭過不去。

    鎮守太監行轅,里面的人身份本就比較割裂,也只有曹允淳才有資格看輕陳嘯庭。

    明白這一點,所以陳嘯庭雖然被行轅眾人環繞,但卻底氣十足。

    “你們各自手里的差事,按之前擬定辦法去做,有要緊的事再向我匯報!”

    讓他馬上接手行轅的一大攤子事,陳嘯庭根本沒那個精力,所以一切都只能按照之前模式運行。

    “現在擺在面前的有兩件事最為重要,你們都聽清楚了!”

    聽到陳嘯庭這般說話,眾人立馬都豎起了耳朵,這種關鍵時候誰都不敢走神。

    “其一,你們要看好雍西地面上各衛所,一有異動立即稟告!”

    “其二,要把刺殺曹公公的兇手抓住,本官要知道是誰干的!”

    只有知道敵人是誰,才能夠做出針對性部屬,才能將其緝拿歸案,給朝廷給皇帝一個交代。

    同時這也能給陳嘯庭的安全上一把鎖,前些天有人殺了錦衣衛千戶何興宏,現在又是東廠的鎮守太監遇刺,那下一個是不是就該他了?

    這絕非一個好的信號,必須要殺住這股邪氣。

    但就在這時,只聽徐軒開口道:“陳大人,兇手被抓住了兩人,現在關押在牢房里!”

    “可問出了些什么?”陳嘯庭平靜道。

    他的表情從始至終都很淡定,這份養氣的功夫,也真正折服了徐軒等人。

    不是任何人,在面對任何突發情況時,都能保持陳嘯庭的這份淡定。

    “回大人話,暫時還未問出東西來,但可以知道是白蓮教的人!”徐軒小心答道。

    白蓮教的人?這可就奇怪了。

    曹允淳可和白蓮教沒什么瓜葛,白蓮教怎么會對他動手,這些人最想殺的不該是的他陳嘯庭嗎?

    懷著這份疑問,陳嘯庭接著問道:“你們東廠,最近可在查白蓮教?”

    徐軒微微愣神,答道:“大人,據卑職所知,沒有這回事……就是不知其他弟兄有沒有接這類差事!”

    于是陳嘯庭便將目光掃向眾人,同時問道:“曹公公有沒有安排你們?”

    他自己偷偷在查安陽王,曹允淳背著他查白蓮教,倒也不算什么稀奇事。

    可讓陳嘯庭失望的是,在場所有人都直接搖頭,表示自己沒接過此類差事。

    “是不是還有其他人不在?”陳嘯庭又問道。

    現場很是安靜,好一會兒后才聽徐軒道:“大人,咱行轅自己的事都管不過來,又豈會插手白蓮教的事!”

    陳嘯庭點了點頭,但如果曹允淳沒動白蓮教,那白蓮教的人為何要殺他?

    這些問題一時間想不明白,于是陳嘯庭便道:“其他人都各歸其位,該安排曹公公后事的去辦,該上報東廠的便去傳傳訊!”

    “徐軒……”

    “屬下在!”

    “去看看被抓的那兩人!”陳嘯庭平靜道。

    在他這番吩咐下,整個行轅內都動了起來,一切從最開始的混亂轉為有序。

    看到這一幕,徐軒心里才松了口氣,他這位的大檔頭也擔著很大的干系。

    如果行轅內因為混亂而出紕漏,他徐軒鐵定沒好果子吃。

    想到此處,徐軒態度更為恭謹道:“大人,您這邊請!”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