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編劇 > 第723章?在衛生間算怎么一回事
    劉朝陽壓抑的太久,聽見王野答應以后,立馬把李石叫進來。

    “酒了?你不是說在這里存了幾瓶好酒嗎?”

    李石楞了一下,接著臉上一喜,作為劉朝陽親近的人,他多多少少知道劉朝陽心中的一些煩惱,不要看劉朝陽整天臉上笑嘻嘻的,那都是裝出來的。

    他知道劉朝陽在劉家待的不愉快,想離開劉家。

    劉家作為一個大家族,最看重的就是臉面,而且劉老爺子還健在,如果劉朝陽就這么離開劉家,到時候鬧起來可就不好收場。

    但又不能什么都不做,到時候劉老爺子一走,劉朝陽就會離開劉家,徹徹底底的離開,現在做的,只不過是為將來的離開做一些準備罷了。

    跟了劉朝陽這么些年,劉朝陽是真開心,還是裝作開心,李石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無疑,現在的劉朝陽是真開心,而且好久都沒有見過他這么開心。

    李石馬上高興的點頭道:“我馬上讓人拿酒過來!

    王野現在對酒有些抵觸,再說這么晚了,他早就想回酒店洗洗睡了。

    盛情難卻,最后還是在劉朝陽和李石的勸說下喝了起來。

    喝酒就是這樣,除非你不喝,一喝就沒玩沒了,最后王野醉了,醉的不省人事。

    林曉婉謝絕劉朝陽的他們的幫忙,倔強的非要自己一個人把王野送回酒店。

    見林曉婉這么堅持,劉朝陽他們也沒有強求,自己都喝的迷迷糊糊的,去了也幫不了什么忙。

    林曉婉扶著王野站在路邊打車。

    晚風一吹,王野不由的打了一個冷顫,頭腦稍微清醒了一點。

    “這是在哪里?”

    王野左右看了一下,有些不舒服道。

    林曉婉扶著王野有些吃力,加上王野一亂動,就更加的吃力,沒好氣道:“回酒店,我就不明白酒怎么就這么好喝,勸都勸不住!

    “嘿嘿……”王野看著林曉婉傻笑一下,傻笑道:“是曉婉啊,你怎么來了,想姐夫了嗎?”

    林曉婉俏臉微微一紅,嬌嗔的橫了王野一眼,順便還用巴掌拍了一下王野。

    “你是喝糊涂了吧,我才不想你,而且是你來看我,不是我來看你!

    王野吃疼,眉頭一蹙,加上涼風一吹,頓時有種想吐的感覺,腳下飄忽的他站不穩,人的本能反應,雙手有些亂來,一不小心就碰到了不該碰的地方。

    嚇得林曉婉哇哇直叫,這可是在大街上,雖然已經很晚,但還是有不行人。

    她這一喊叫,頓時吸引了不少行人的眼光。

    “親愛的,你說那男的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從旁邊走過的一對情侶,對著王野和林曉婉開始議論起來。

    女的看了一眼王野道:“應該是真的吧,如果是裝的,那這演技,奧斯卡絕對欠他一座小金人!

    男的神秘一下,搖搖道:“我敢保證,那男的絕對是裝的,可能是醉了,但也沒有醉的這么厲害,于是就半真半假的裝醉!

    “為什么?”女的一臉好奇的看著自己男朋友!澳阍趺淳瓦@么肯定?”

    “嘿嘿,男人嘛,當時男人最了解男人!蹦械恼f道。

    女孩似懂非懂的想了想,覺得自己男朋友說的有道理,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們剛交往的時候出去玩,走到半路上的時候你說車壞了,而且還修不好,你是不是也是故意的?”

    “這個……”

    “好啊,你竟然敢騙我!

    “我沒有,那次是真的壞了!

    “我信你有鬼,你就是騙我的!

    “但你也說為了省錢,只要開一間房間就行!

    “啊,別說了!

    那對情侶打打鬧鬧的已經走遠,林曉婉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王野,想看看王野到底是真的喝醉了還是裝的。

    她覺得那對情侶說的有道理,男人嘛,總是鬼心眼多,而且還口是心非。

    “姐夫,姐夫……”

    林曉婉嘗試著叫了幾聲王野,可是王野好像沒聽到一樣,迷迷糊糊的,看不出到底是真醉還是裝的。

    好不容易攔到一輛出租車,上車后,林曉婉松了一口氣,不過聽了那對情侶的話,她心里一直有種錯覺,那就是王野在裝醉。

    “姑娘,你可看住你男朋友一點,可能不能吐在我車上,要不然要家200快洗車費!

    200快洗車費?

    林曉婉頓時臉就黑了下來,這是趁火打劫吧,洗一次車最多100,這都已經是頂上天。

    沒有搭理司機,一路有驚無險,好幾次王野想吐,但都被林曉婉給憋回去,就是為了不讓司機有機會趁火打劫,這可把王野苦了。

    在酒店工作人員曖昧的眼神下進了房間,一進房間就把王野往床上一丟。

    “重的和一頭豬一樣!绷謺酝癖г沟。

    “行了,你就這樣躺著吧,本姑奶奶不伺候了!

    林曉婉說著出了房間,回到自己的房間,可是沒過多久又返了回來,心里還是放心不下。

    這次回來換了一聲寬松一點的居家服,進來后檢查了一下王野,發現沒事以后,就念念叨叨的進了衛生間,打算用毛巾給王野擦拭一下,讓王野舒服一點。

    “也不知道上輩子欠的,這輩子來還債的!绷謺酝褡匝宰哉Z道:“正好最近看上一個包包,猶豫了很久沒有下單,這下好了,有人報銷了!

    想到這里不由的又美滋滋起來。

    突然哐當一聲……

    嚇得林曉婉一跳,看見王野迷迷糊糊的就走了進來,頓時氣道。

    “好啊,我就知道你是裝的,男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

    可是王野好像沒有看到他一樣,自顧自的開始解褲子,這一舉動,嚇得林曉婉花容失色,下意識的閉上眼睛,一副任君采劼的樣子。

    心怦怦直跳,有點害怕,又有點期待,心想這是不是有點太直接,這里可是衛生間啊,行嗎?

    不行,自己可是第一次,絕對不能這么草率,按照她的幻想,總么著也得在床上,然后床上鋪滿玫瑰花,然后……

    這才叫浪漫,在衛生間算怎么一回事。

    ……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