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閃婚厚愛:誤惹天價老公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三年前的過往
    喬玥聽著南宮姝說,唐禹身上都是唐若綾留下的傷痕之后,也是怒了。

    “平日里看著她,還一直都是溫婉的樣子,沒想到,這人那么惡毒!”

    南宮姝:“如果不惡毒,當年也不會算計蘇念,將她的孩子搶去了,這女人私下做的惡毒的事情還少嗎?在她手里死去的人,估計可不會少!”

    喬玥眸光里帶著冷色,“獨立島這里雖然是塊法外之地,可是也不能將人命看的那么輕賤!

    南宮姝哼道:“放心好了,我已經讓人狠狠的收拾她了,她做了那么惡毒的事情,總是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喬玥想著,唐若綾是在南宮姝的手里,那估計下場真不會太好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又問:“月光島那邊的情況如何了?那個唐家三爺現在可是抓到了嗎?”

    一開始,喬玥也不知道蘇子鳴和墨堯那邊的計劃。

    可在行動之前,蘇子鳴還是將一些事情告訴了她。

    喬玥這才知道,蘇子鳴和墨堯兩個人私下居然藏著大戲。

    她就納悶嘛,蘇子鳴的性格也不是那么太沖動,就算是愛女心切,可怎么會直接跑到墨堯那邊,去對墨堯動手。

    可是喬玥那個時候,心思都在“蘇念”的身上,哪里顧及那么多。

    如今想來,這兩個人估計早就暗地里謀劃好了。

    喬玥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唐家三爺是不是抓到了。

    如果讓人跑了,那天網這又是野火燒不盡了,過來一陣子肯定還是要冒頭的,是要將這個領頭人直接處理了。

    “唐禹一定要來見蘇念,我就提前來了,不過我在到了獨立島之后,接到了他們那邊的消息,已經控制了月光島的所有天網的人!”眸光里帶著狠色,“這次算一網打盡了!”

    天網這個存在了不知道多久的勢力,總算是徹底清理了。

    喬玥聞言,松了一口氣,“這樣最好了,否則只要天網在一天,就不得安寧的!

    南宮姝點頭,苦澀道:“當初,我一心針對天網,可是那么多年,都不如墨堯和蘇子鳴做的多……呵呵,我都不知道,我這些年做了什么!

    喬玥拉著南宮姝的書,“如果不是你做了那么多的準備工作,他們能那么順利嗎?”

    南宮姝深吸一口氣,“如今,我終于對得起他了!闭f話間,眼淚不自覺的留下來了,“總算是對得起他了!”

    喬玥抱住了南宮姝。

    這個閨蜜啊,是個死心眼,如果認定了一個人,就是一輩子。

    ……

    墨堯和蘇子鳴控制了月光島,將唐家三爺控制了起來。

    到了獨立島之后,就將這個唐家三爺送到了監管會。

    這次蘇子鳴沒離開監管會。

    唐家三爺是天網的頭目,事關重大,蘇子鳴對監管會那邊也不是太相信,自然是要全程盯著。

    監管會對蘇子鳴這一行為也沒法說什么。

    誰讓天網的頭目,都是蘇子鳴一行人挖出來的。

    監管會如果再不處理好唐家三爺的事情,估計獨立島上那些家族,都要對監管會的位置有質疑了。

    ……

    墨堯是沒留在監管會,直接就去了醫院,看蘇念了。

    只是……

    到了醫院之后,得知南宮姝已經將唐禹帶過來,而且還說了唐禹的身份。

    墨堯一時間,有些不敢去見蘇念了。

    蘇念一定知道了,當年那個給她帶去痛苦的人,是他。

    南宮姝見著墨堯在扭捏不敢進去,直接打開病房,將墨堯推進去了。

    而后,對著在蘇念身邊的唐禹招了招手,“過來,到奶奶這里!

    唐禹在蘇念的臉上,么噠了一口,就走出了房間,去了南宮姝的身邊。

    南宮姝將病房的門關了起來。

    墨堯看著躺在床上,虛弱無比的蘇念,心疼至極。

    走到床邊,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

    蘇念盯著墨堯……

    沉默了許久之后,開口道:“當年,到底怎么一回事?”

    墨堯知道,這事情是怎么都逃不過去了,就只能將三年前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三年前發生的那場恐怖襲擊,其實目的是我!

    “可沒想到,你也在現場……”

    “你當時被波及了,我去救你的時候,發現你的眼睛已經出問題了!

    “之后就將你養在身邊,想要治好你的眼睛!

    “但是那日,我的人發現了墨謙宇的行蹤,我就帶人想要抓捕他,卻沒想到中了他的算計,被下了藥了!

    “我那個時候神智有些不清楚,只能靠著意識回到了我們的住處!

    “就是那時……對你做了不可饒恕的事情!

    ……

    蘇念聽著墨堯的話……

    是了,和三年前她的經歷一模一樣。

    在遭遇了恐怖襲擊之后,她的眼睛看不見了,被一個人搭救了。

    而那個搭救他的人是墨堯!

    蘇念緊緊的抓著墨堯,“那個時候你說你叫墨,呵,我怎么那么蠢,居然一直沒聯想道你!”

    “墨”啊,就是墨堯!

    蘇念苦澀道:“我不知道那時你被人用了藥,我以為,你是故意裝好人,救了我,然后對我做了那事情的變態!

    而且,因為眼睛出問題的關系,對于那日的事情,才更加恐怖化。

    想到了,都會心生陰影。

    可如今想到了是墨堯……

    發現心頭的那層陰影,好似慢慢的消散了。

    本來覺得這會是一輩子的噩夢,可現在卻也不覺得那么噩了。

    墨堯神色帶著無限的懊惱歉意,“當年,對不起,給你造成了那么大的傷害!”

    蘇念聞言……

    看著痛苦煎熬,宛若等著死刑宣判一般的墨堯

    下一秒,直接就抱住了他。

    “如今真的好慶幸,原來那個人是你!”

    至少,自己不是那么臟了……

    哪怕墨堯之前說不在意,可是這事情,在蘇念的心中,一直都是個解不開的結。

    蘇念緊緊的抱著墨堯,“是你,真好!”

    墨堯以為蘇念會直接崩潰不接受。

    可是……

    這只小野貓,比他想的大度太多了。

    哪怕,當年明明深深的傷害了她,還給她帶去了那么多不可預知的危險。

    她現在居然說……是他,真好!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