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網游競技 > 游戲娛樂帝國 > 第八百九十六章 《傳說之下》
    思考了許久之后,楊晨決定以兩種不同的模式來進行《傳說之下》的開發。

    第一種模式就是按照之前自己想的來。

    利用《魔物地下城》中的素材來進行《傳說之下》的制作。

    至于第二種模式,那就是將其開發成vr模式,通過vr的視角讓玩家能夠更沉浸在《傳說之下》這款獨特meta游戲的魅力中。

    而且本身《傳說之下》這款游戲,實際上也算是相當契合vr這樣一個平臺的游戲類型了。

    因為這是一款以劇情對話體驗為內容的游戲核心。

    同樣游戲里面的戰斗系統,楊晨也并不準備進行改變。

    依舊是很簡單的躲避球式的戰斗系統。

    看起來就跟開玩笑一樣,但反而不容易喧賓奪主。

    因為這款游戲的核心點就在于體驗劇情跟角色的交互體驗。

    一款游戲需要有一個突出點,否則的話,效果反而就沒有那么理想。

    這一點楊晨很清楚,參考夢境記憶中的游戲,可以說有很多的例子了。

    例如一款借鑒了《黑暗之魂》,并且看似走出了自己的道路,然后逛了一圈又走進死胡同的《仁王》系列。

    先是得益于魂類游戲,誕生出了《仁王》并且帶來了獨特的優秀體驗,但后續的dlc內容數值的崩壞,讓這款游戲的缺陷完全表現了出來,而到了第二代后就更是明顯了。

    如《戰神》一樣的動作游戲體驗,如《黑暗之魂》一樣的高難度硬核落命體驗,還有《暗黑破壞神》式的裝備系統。

    然而這三種游戲類型,根本就是互相沖突的。

    以《戰神》為例,極之暴力美學,還有酷炫連招組合,這是《戰神》的核心體驗,這是一款動作驅動的游戲,而這一類的游戲特點,那就是容錯率高,玩家就算被怪物揍幾下,普通難度基本也無傷大雅,因為爽快連招殺戮才是這種類型游戲的特點。

    而《黑暗之魂》則是關卡驅動類的游戲,低容錯、怪物打你一下就死,這種驚險刺激是其游戲的核心體驗,所以在戰斗系統上,《黑暗之魂》這一類的游戲不會有那么多繁瑣的連招,即便看起來十分華麗的《只狼:影逝二度》與《血源詛咒》其實仔細來看的話,還是非常簡單的偽回合制、槍反、翻滾、閃避、招架。

    至于《暗黑破壞神》就更簡單了,更好的裝備、更強的數值,組合成更好的套路,這就是其中的精髓。

    而《仁王2》這款游戲則是什么都想要,但組合到一起卻就很別扭了。

    玩家操縱的主角能夠打出動作游戲里面酷炫連招,但這樣一來主角就太強悍了,喪失了魂類游戲那種刀尖上游走的緊張刺激。

    怎么辦?加難度!

    但主角單挑那么強了怎么加難度?

    堆怪!

    一個打不過,那就上一群!

    什么都想要,反而失去了初代《仁王》的那種韻味。

    同樣《傳說之下》也是如此,如更好的建模、立繪是讓玩家更能夠沉浸到這款游戲的故事里面去。

    這是相輔相成的。

    ……………………

    在楊晨忙著進行《傳說之下》開發準備工作的時候,沒有出乎楊晨與王亞梁兩個人的意料。

    嘉盛那邊已經按耐不住找上星云游戲跟uegame了。

    跟星云游戲還有uegame不同,獨立游戲出品這一塊的利潤,其份額在嘉盛內部還是比較高的。

    而此前星云游戲雖有這方面的業務,不過顯然跟嘉盛是沒有辦法比的。

    后期雙方也是合作關系,這一塊星云游戲也沒有過多的涉及,至于switch這一塊則是屬于另外一個獨特的新平臺了,跟嘉盛沒有什么關系。

    至于uegame的話,海外份額自然輪不到嘉盛去吃,而國內的話uegame則是屬于想吞也吞不下,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給嘉盛。

    “他們還真的挺急啊!

    會議室里面,得到消息的楊晨跟徐煜坐在這里討論。

    關于星云游戲內部,徐煜更多的經歷是放在ip化這一塊。

    其最顯著的成績,那就是如今星云游戲在國內玩具市場的份額,已經成功排到第二了。

    尤其是在不久之前的《超級馬里奧制造》推出后,星云游戲出品馬里奧相關的各式各樣的玩具,成年人群體里受歡迎的程度倒是沒那么高。

    但孩童群體這邊,反響倒是出奇的好,這一點倒是讓楊晨比較意外的。

    “畢竟這一塊是他們的大蛋糕!毙祆闲α诵。

    說實話,雖然是網龍三大出手,但這一塊對星云游戲的影響還真的沒有那么大。

    當然賬不能這樣算,且不說網龍三大是星云游戲的對手,光是嘉盛目前還跟星云游戲保持著合作關系,他們也不可能袖手旁觀。

    “同樣搞一個獨立游戲扶持計劃,跟網龍三大打擂?”楊晨也不由得笑了笑說道。

    “這樣也行,不過這樣的話對我們有一點不利,如果網龍他們那邊出現了一個爆款的獨立游戲,而我們這邊沒有……”徐煜的話沒有說完,不過楊晨是明白他的意思了。

    總的大影響當然沒有什么,但卻肯定也會被網龍三大那邊帶一波節奏,不為讓自己損失多大,哪怕單純惡心惡心也就夠了。

    “這方面的問題不用擔心,最近我也有一款小游戲,到時候會放出去,算是給這次活動造個勢了!睏畛啃α诵φf道。

    楊晨也沒有準備將《傳說之下》放到這一次活動里面,倒不是說其它的元素,只是相比于夢境記憶中的《傳說之下》,這款由他來重新復現出來的游戲,也不能完完全全稱得上是獨立游戲了。

    談完關于嘉盛這一塊的事情后,楊晨跟徐煜也是沒有再討論工作上的事情,而是聊著一些其他方面的事情。

    “說起游戲的話,楊總有沒有考慮以馬里奧系列為主,做一個全年齡的賽車游戲,就跟《超級馬里奧制造》里那個慢慢龜的碰碰車一樣!蓖蝗幌氲搅耸裁,徐煜開著玩笑的朝著楊晨說道。

    賽車?馬里奧系列為主的賽車?聽見徐煜的話,楊晨愣了一下。

    一個游戲的名字出現在楊晨的腦海里,不過下一刻楊晨就明白徐煜為什么說這話了。

    “感覺馬里奧的角色,如果做成四驅車玩具的話,似乎非常不錯!”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