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宋第一狀元郎 > 第七百二十七章 燃燒
    曲端帶人,直奔大定府,沿途尸骨累累。

    這些人死狀之慘,五花八門,斷肢殘臂到處都是。

    宋軍無不感慨韃子的兇殘,慶幸此地乃是遼地,而不是中原。

    若是讓這些韃子打進了中原,遭殃的只怕就是漢人了。

    “果然如同潑韓五所料,前面明明已經暴露多次,干脆放開了走吧!”

    曲端下令,大搖大擺去打大定府。

    便是女真哨探發現了他們,也沒有大股韃子兵前來阻擊,對婁室來說,馬盂山下一個兵力也抽不出來。

    賭上所有的一戰,是不會管自己的后方的。

    一城一地的得失,已經無關緊要,女真人要做的是最大規模地殺傷宋軍主力,讓宋人難以成軍。

    不管是守城,還是攻城,都不是女真人擅長的,而是宋人的拿手好戲。

    所以最好的決戰地點,就是不算陡峭的馬盂山。

    曲端率部,光明正大地去打大定府,路上已經對韓世忠十分信服。

    果然如那潑皮所料,此地就是天送的大功一件!

    到了城下,曲端慢慢覺得不對,越靠近大定府,女真兵馬就越多。

    雖然他們依舊是馳援馬盂山,幾乎不會停下,但是曲端已經不再篤定大定府沒人了。

    按說完顏婁室的西線軍,是沒有這么多的兵馬的...

    “莫不是有韃子的援兵?”副將問道。

    曲端沉思片刻,道:“我看八成也是,這次可能不是完顏婁室要拼命,而是金國要拼命了!

    “大定府是去不了了,弟兄們,轉道去打恩化!”

    曲端下令之后,先頭部隊往北一轉,已經改變了進攻的目標。

    實際上,金兵之所以不管他們,是因為他們巴不得這些人趕緊去大定府。

    那里現在駐扎的,是完顏阿骨打親率的女真主力,若是去了必定是死路一條。

    韓世忠只道是婁室要拼命,沒想到這次女真足夠果決,是阿骨打下令,整個金國都要殊死一搏了。

    曲端還不知道,他的這次謹慎,救了五萬宋軍將士的性命。

    恩化位于大定府的北側,與上京府相鄰,上京府內,此時在宋江的帶領下,打著復遼旗號的將士,已經收復了大片土地。

    如果說大定府是完顏婁室的后方,那么上京府就是整個金國的后方,現在他們即將失去這個大后方。

    這也是為什么,女真人一天也等不及了。

    當初宗澤提出合圍的大戰略時候,就已經注定了今日的結局,人力很多時候是沒法和大勢拼的。

    站在風口,是頭豬也能起飛,逆勢而為,再強的強者也要粉身碎骨。

    ---

    馬盂山下,完顏婁室等人越戰越勇,西軍漸漸不支。

    不過女真人并沒有絲毫的喜色,當初兩萬人,擊敗大遼七十萬,可以說是橫沖直撞。

    許多女真韃子兵,在萬千遼兵的陣中,來回屠殺一圈,刀刃都砍卷了,根本沒有像樣的抵抗,就如同狼入羊群。

    但是現在,六萬女真精騎,配備有更好的裝備,吃飽喝足之后,奮起渾身勇武,卻連一道防線也突不過去。

    姚平仲眼睛稍微一閉,隨機睜開,伸手摸起白桿槍,下令掠陣兵頂上。

    這一場惡戰,縱使是山頂的許多久經沙場的將士,也看的呆了。

    從上午開始的戰斗,持續到了黃昏,反復爭奪,寸土不讓。

    婁室麾下的第一個猛安烏烈,手持一桿狼牙錘,來回舞動,盡是敲擊在金屬上的聲音,筋斷骨折人喊馬嘶之聲驟然響起。

    女真剛開始的行軍單位,大抵都是謀克,到了后來擴軍之后,才開始組建猛安。

    而各大將猛安的名額是有限的,只有戰功最卓著的,才有資格統領猛安。

    而烏烈就是完顏婁室手下,第一個猛安,足見其悍勇。

    這等悍將,真是如白山黑水中一頭兇獸,剽悍之處,不似人類。

    當初女真韃子起兵時候,不論是寧江州戰渤海兵;出河店戰蕭嗣先、蕭兀納的遼人大軍;還是最終護步達崗大決戰。婁室和他手下的烏烈都是陷陣時候,最悍不畏死的勇烈之徒。

    他手里揮舞著狼牙鐵錘擺動之下,不管是契丹兵奚人兵渤海兵,都是紛紛被掃落馬下,或者被砸成肉泥。

    如今這些精銳西軍甲士竟然也無一人是其一合之敵,紛紛被或掃或砸,打落馬下!

    轉瞬之間,這女真軍將就已然率部透陣而出,一雙狼也似的眼睛,就落在了昂然端坐在戰馬之上的姚平仲身上!

    姚平仲手中搶桿一橫,帶著看了半天,早已熱血沸騰的生力軍,沖殺上去。

    此時戰陣繚亂之中,宋軍大隊人馬突然有所騷動,正有人馬紛亂的掉頭回來,拼命向著這里會合而來。

    而已經力有不逮的女真韃子卻像是得到了鼓舞,抵抗的廝殺聲也驟然高昂起來,原來被壓倒的女真語呼叫之聲也能依稀分辨出來。

    遠處的令旗揮舞,姚平仲這才知道,又有女真援兵來了。

    “賊韃子,這次來全了,不用爺爺們費力去洞里尋摸,一個個宰了。今日來個痛快地,咱們這叫一勞永逸!”

    說完,姚平仲一扯韁繩,挺槍直撲向飛也似撞來的烏烈。

    斗了兩三個回合,姚平仲被狼牙錘這種兵刃,震得虎口發麻。

    剛一個突刺,賺的烏烈在馬上后仰躲避,只聽得嗆啷一聲兵刃出鞘清亮聲響,正在廝殺的楊可世,棄了手里的槍,就近拔出把佩刀,正好斬在他握錘的手腕上。

    烏烈慘叫一聲,姚平仲豈肯放過這個機會,從脖頸處露出的空隙刺了進去。

    長槍在他手中一轉,槍頭已經攮在了烏烈的脖子里,血噴涌而出。

    殺了烏烈,但是韃子們的進攻更加猛烈起來,援兵的到來,讓他們士氣大增。

    后面還為入陣的西軍,無不盯著戰場頂咬牙道:“入他娘的潑韓五,也該是秦隴出身,眼睜睜看著他的爺爺們打光么?”

    他們其實誤會了韓世忠,此時南邊,完顏宗磐的大軍已經殺到。長城兵團正在阻擊西面來敵,暫時無暇支援。

    馬盂山西側,楊霖帶著一群氣勢如虹的生力軍,正在趕往戰場。

    馬盂山,便似一個火炬一般,以各路人馬的沖天殺意為燃料,完全地燃燒了起來。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