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女生頻道 > 凰歸之鬼醫魔后 > 第821章 長輩?
    正文

    沫鈺傾伊

    至于這個歐陽于瑾嘛,季落對他雖說也不上討厭……

    畢竟在昨日之前,他們二人都沒有任何交集。

    而昨日季落沖動的跑到歐陽府上找人,歐陽于瑾對他也還算是客氣,反倒是他在情急之下還放了狠話。

    因此,其實季落并不是真的對歐陽于瑾有什么意見。

    相反的,季落還很是羨慕楚千璃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沒多久的時間,身邊就擁有了這樣一個愿意與她付出真心的朋友。

    要知道,他來到這里兩年多的時間,那可是半個朋友都沒有交到過呢!

    除了他的木頭人和其他那些發明之外,楚千璃是他來到這里之后交到的第一個朋友,也是第一個讓他覺得對未來的生活有了一絲期待的人。

    雖說曾經生活在華夏大陸的那個自己無比的悲慘痛苦,但這個陌生的世界也讓季落覺得難以適從。

    在這里生活的兩年多時間,季落孤獨而又充滿了懊悔。

    他無比想念自己的母親……

    他每一天都瘋狂的想要知道,自己的母親現在過得怎么樣!

    如果不是當初他那樣草率,那樣沖動的做出了那么不負責任的事情,也許現在一切都會不一樣……

    每當他想到那件事,他都會覺得心里泛起一陣難以忍受的疼痛。

    因此,別看季落每天好像什么事都不放在心里,每天都只是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研究那些發明。

    但實際上,季落每天都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

    若不是在這里遇到了楚千璃,季落還真是有一種被自己的全世界拋棄了的感覺……

    所以,當季落遇到楚千璃以后,就有種遇到了親人的感覺。

    平時沉默寡言的他突然就有了太多太多說不完的話想要和自己這個“老鄉”聊上一聊。

    哪怕只是聽聽她說一些華夏大陸那些熟悉而又無聊的事情,季落都會覺得特別親切和歡喜。

    可歐陽于瑾卻打斷了他和楚千璃聊天,害得他今日沒能聽到自己離開華夏大陸之后那里發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因此季落就是看他不太順眼!

    一向來記仇的季落秉承著氣死人不要錢的心態,他不顧歐陽于瑾已經快要繃不住黑下來的臉大笑了幾聲。

    然后用極為欠揍的語氣笑道“哈哈哈哈,歐陽少主何必如此認真嚴肅呢?咱們這不是隨便聊聊而已嘛,你覺得無法實現,那就算了,只不過作為你朋友的師傅,算起來也是你的長輩了,為了你好啊,我還是想多嘴奉勸你一句,這世界遠非你看到的這樣簡單,很多事也不是你覺得如何就是如何的,也許你以為你已經站在了山巔,但實際上真正站在最高處的人低頭看你,你呢,不過就是如一粒塵埃一般渺!要記住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季落話音剛落,歐陽于瑾的臉瞬間就黑了下來。

    他都聽到了什么?

    長輩?

    狗屁!

    虧他說的出口!

    眾所周知,他歐陽于瑾的長輩,那就只有他爹一個人……

    除了他爹之外,歐陽家所有能夠成為他長輩的人都已經徹底死光了!

    這件事算不得什么秘密,想來這四大書院的院長也不會毫不知情。

    哪怕是這樣,他都要在言語上占自己的便宜?

    歐陽于瑾此時真的想從旁邊隨便拉個人問問,他是不是聽錯了?

    怎么會有人,如此厚顏無恥的用這么淡定的語氣說出如此不要臉的話?

    還長輩?

    他呸!

    且不說他這論資排輩的方式聞所未聞,就說他能如此淡定的把這種話說出口,歐陽于瑾都覺得不得不佩服他!

    這個風騷的“白蓮花”居然敢說是自己的長輩?

    這人不要臉,果然天下無敵!

    要是按照他這么說,他是自己的長輩,那么他豈不是和自己爹是同一個輩分?

    真是呵呵了!

    被季落這不要臉的三言兩語弄的已經無語的歐陽于瑾反而怒極的氣笑了……

    分明和自己差不了幾歲,就因為收了個徒弟,居然敢在自己面前自稱長輩?

    雖然說……

    他是楚千璃的大哥,楚千璃又莫名其妙的成為了他的徒弟……

    按照這樣的輩分來說,歐陽于瑾的確差了人家一輩!

    但已經氣的上頭的歐陽于瑾哪里會想到這樣的算法。

    要真是這么算的話,之前還對自己成為楚千璃的結拜大哥而頗為欣慰的歐陽于瑾只怕是要和楚千璃斷絕兄妹關系了……

    總之,他歐陽于瑾絕對不可能承認這奇怪的輩分!

    況且,這人居然還大言不慚的說這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給自己聽?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這種話從這四大書院院長嘴里說出來怎么就這么奇怪!

    這些道理他歐陽于瑾不是不懂!

    平日里的歐陽于瑾一直都是盡可能的謙虛,謙卑,絕對不會讓自己如此失態……

    只是看著季落那副氣死人不償命的樣子,歐陽于瑾便徹底失去了以往的冷靜和淡定。

    就連歐陽于瑾自己都覺得,當他面對這個四大書院的院長的時候,他就好像控制不住自己情緒一般的很難向以往一樣。

    要是別人,歐陽于瑾絕對不會如此較真……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聽這四大書院的院長如此教訓自己,歐陽于瑾便覺得渾身說不出的難受!

    于是,歐陽于瑾破天荒的較真道“在下的長輩眼下只有家父一人,除了家父之外,其余長輩都已經死絕了,因此長輩一說在下覺得有些草率,還請院長以后莫要再提,至于其他的,在下受教了,在下承認,在下就只是一個最普通尋常的人,萬萬不敢有自視甚高的想法,不過聽院長的意思,莫不是覺得自己就是站在最高處的人?難不成院長覺得,你能做出一把比在下手上更好,殺傷力更大且不會被人看出任何異常的扇子?”

    聽到這里,原本已經懶得繼續多費口舌,只想趕快回去房間里休息的季落突然來了興致。

    不得不說,歐陽于瑾這問題還真是問到了他心里去。

    別的事他不敢保證,可發明這么一把比他手上的更好的扇子這對于季落而言簡直太小兒科了。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