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商海迷情 > 第914章 不眠之夜(2)
    孫濤上了車,一眼看見車里這么多先進的設備,不由得也是一驚,四下看了看,笑著道:“吳隊,你這設備可夠牛的呀,什么時候給我們分局刑警大隊也弄一臺?”

    “那你可得等了!眳堑闲Φ溃骸斑@車,全省就刑偵總隊有一臺,連平陽支隊都沒有,要不,你先給市里打個報告?至于什么時候能批下來,那我就管不著了!

    幾個人都呵呵的笑了,吳迪繼續問道:“怎么樣,郭陽和你說什么了?”

    “他很緊張,問我那個黃毛是不是真死了,我說確實死了,這個消息對他觸動挺大的,一個勁兒的唉聲嘆氣,我問他和那個動手的人到底什么關系,他支吾了半天,最后一口咬定不認識!睂O濤斟酌著說道。

    吳迪沒吱聲,只是低著頭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這才又問:“你沒給他施加什么壓力吧?”

    “沒有,我只是告訴他,這件事和他沒什么關系,但畢竟是當事人,警方肯定會找他了解情況的,讓他別慌,有啥事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

    吳迪點了下頭,平靜的對孫濤說道:“那就還得麻煩你,一定要想方設法穩住這位郭局長,一旦發現有什么異常,要及時報告。另外,如果有人通過關系找到你,那就往市局推?傊,能拖一天就是一天!

    孫濤一笑:“這個你就放心吧,我有辦法的!闭f完,便起身告辭。吳迪沒挽留,可還沒等下車,孫濤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拿出來一瞧,連忙做了噤聲的手勢,于是所有人立刻屏住呼吸。

    “喂,郭哥,還有什么吩咐?”接通了電話,他若無其事的問了句。

    “兄弟啊,我剛剛有點懵了,沒跟你說實話,可冷靜下來再一琢磨,覺得這事辦得有點不對勁,所以......”郭陽的口氣略顯支吾,似乎有種垂頭喪氣的感覺。

    “咱們哥們之間,就不用吞吞吐吐的,有啥話直說吧,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嗎?”孫濤笑著道。

    郭陽嘆了口氣:“打人的那哥們,確實是我的一個朋友,這個人叫阿昌,只不過情況有點特殊,我也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情況特殊?怎么個特殊法?”孫濤繼續問道。

    “這個.......”郭陽支吾了半天,最后長嘆一聲道:“他是個緬甸籍華人,是遠航集團的一名海員,至于到底是否還有其他身份,我也不是很清楚!

    孫濤抬頭看了眼吳迪,二人用目光交流了下,孫濤會意,隨即說道:“遠航集團......這是家什么公司呀?”

    聽筒里沒了聲音,孫濤以為掉線了,連著喂了幾聲,才聽郭陽無可奈何的道:“是一家國際貿易的公司,以做鐵礦石進出口的生意為主,他們的商船經常?吭谄疥柛鄣,這個......這個公司的情況挺復雜的,背景也挺深,人員的情況就更是一言難盡了!

    “我的大哥啊,你就別兜圈子了,說了半天,你和這個阿昌到底是什么關系呀?”孫濤追問道。

    郭陽略微沉吟了下:“這里面的事挺麻煩的,等有機會我再和你詳細聊,你先告訴我,這個人目前是不是還羈押在派出所?”

    “是啊,不過明天上班之后就送分局了,咋了,你想跟他見一面嗎?”

    “嗯......你先等我電話,我這邊還得準備下!惫栒f完,直接便掛斷了電話。

    吳迪長出了一口氣,微笑著道:“看來,和我們預想的基本一致,這幫人總算露出馬腳了,遠航集團,外籍華人,既有合法身份,又有巨額資金做后盾,看來,老梁這伙人應該都是這一路的!”

    高子明沒吭聲,而是在電腦上飛速的操作著,不大一會,指著電腦屏幕說道:“這個遠航集團可不簡單啊!

    幾個人湊過去一瞧,也都驚訝不已。網上的信息顯示,遠航集團,全稱為遠航貿易(集團)公司,成立于1993年,是一家集進出口貿易與遠洋運輸為一體的大型民營企業,注冊地在南方某大城市,注冊資金100億美元,有各種噸位的運輸船只900余艘,在國內以及世界各地擁有碼頭16個,泊位84個,業務涉及全球70多個國家和地區,雇員3萬余人,去年公司的營業額高達2000億人民幣。

    “這家企業的法人代表是誰?”吳迪問道。

    高子明翻看著網頁,很快找到了答案:“董事局主席、法人代表程之遠!

    “看看能不能查到這個程之遠的詳細資料!眳堑侠^續說道,高子明搜索了一番,搖了搖頭道:“沒有什么詳細資料,不過既然是有名有姓的,調查起來應該并不難,一會就能查到!

    吳迪點了下頭:“另外你再看一下,遠航集團在平陽是否有派出機構,最近有沒有商船停泊!

    這些信息都是公開的,很快就有了答案,遠航集團在平陽有一家全資子公司,根據工商部門的注冊信息顯示,公司辦公地點在平陽火炬大廈a座26樓。同時,在平陽港擁有倆個可以停泊大型集裝箱船的泊位,最近就有一條船正在港內裝貨。

    吳迪想了下,隨即對高子明道:“看來你得親自跑一趟,請港口警方配合下,讓港務局方面提供這條商船船員的名單和詳細資料,越快越好!

    高子明點了點頭,開門下車,急匆匆的離開了。吳迪剛點上一根煙,孫濤那邊的手機就響了,拿出來一瞧,是郭陽又來電話了。

    “兄弟,能幫我個忙嗎?”郭陽小心翼翼的問道。

    孫濤倒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架勢:“瞧你說的,咱們之間不用這么客氣的,有啥事你直說就行!

    “我想見一見阿昌,另外還有個律師朋友,想叮囑他幾句話,這件事畢竟因我而起,現在出了人命,總不能坐視不管吧,我尋思著,目前還在派出所,知情人不多,等明天送了分局,再想見就不那么容易了!惫柦o出的理由還是蠻充分的。

    孫濤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故意沉吟了片刻,最后才像是很勉強的說道:“好吧,那你得先等一下,我安排安排,把閑雜人都支開,省得人多嘴雜!

    “對,還是你想得周全!惫柸玑屩刎,連聲說道。

    放下電話,孫濤用詢問的目光看向吳迪,卻見他雙眉緊鎖,沉默不語,也不敢多問,只好靜靜的候著。

    半晌,吳迪突然冷笑了一聲:“看來,這個老梁比我預想的要狠得多呀,壓根就沒合計往外撈人,直接就要殺人滅口了。既然如此,那咱們就來個將計就計吧!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