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漫步在武俠世界 > 274章 圓真
    正文

    “那,本座可以給你們一個答案!

    等待。

    外加一個答案。

    這本身便代表著佛門的低頭,確切的說是慈航靜齋弟子言靜庵的低頭。

    正是再好的計劃,但面對絕對的力量的時候,也會顯得那么的怯弱不堪,這讓曾經飽含信心走下山來的言靜庵在接連不斷的打擊下,已然認清了眼前的局勢。這應天一行,便是她最后的倔強。

    可惜的是當天遇見了到來的岳緣,那一刻言靜庵便知道事情已經沒有辦法阻止了。

    在她有些絕望的時候,倒是出身少林的圓真大師提了一個非常好的建議。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這一代的慈航靜齋傳人不行,但是可以留到下一代的傳人啊。

    當這個提議擺在言靜庵面前的時候,她整個人都驚呆了。

    這算什么?

    她言靜庵才出山,就代表著任務失敗,這一次的慈航靜齋傳人的任務徹底終結。然后就要開始培養下一代的慈航靜齋傳人了嗎?她言靜庵才雙十年華啊,有著大把的時光,現在卻要枯坐山中嗎?

    但在言靜庵情緒波動的時候,圓真大師只說了一句話,便徹底打消了她的那份不甘。

    最后的結局,便是現在岳緣所見到的場面。

    岳緣自然不知道壓垮言靜庵心中的最后一根稻草的乃是成昆的一句話,不過就算知道了倒也沒有太大的意外。畢竟成昆是一個十分擅長茍之道的人,在現在的這個江湖中,成昆也能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老硬幣。

    當初面對明教大勢的時候,成昆是如何做,如今他便是如何教導言靜庵去做的。

    唯一讓人意外的是成昆沒有逃,而是繼續以這圓真大師的身份待在了應天。他似乎對自己的未來遭遇沒有在意,這一點在岳緣的心中稍顯意外。

    一個怕死的人,竟然沒有選擇逃避?

    不怕自己替明教清理掉他媽?

    這是一件很讓人驚訝的事情。

    外面。

    當岳緣沒有任何隱藏的踏入客棧的時候,之前一直呆在這里的佛門其他人早就見到了這情況。

    作為除去言靜庵的身份外,在其他人中有著不低身份的圓真和尚也目不轉睛的望著岳緣那走入房間的背影。

    “……”

    不同旁邊其他人的擔憂,圓真和尚這個時候反倒是平靜的狠。

    這個情緒倒不是所有,而是在他聽到岳緣去了冰火島,將金毛獅王謝遜安然無恙的帶出來后,成昆便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結局。

    明教……眼下的明教,他阻止不了。

    連武當都被明教岳緣踏了山,原本有著合作的蒙元更是日落西山,被打的節節敗退。不管怎么看,在這突然出現的教主岳緣的率領下,這明教已然沒有了任何失敗的可能。

    成昆可以說是一個陰險卑鄙,沒有底線的壞人,但在他的身上確是有著極少人才有的一個特質。

    那便是純粹。

    他是純粹的壞。

    不同因情生變的赤練仙子,成昆表現出來的則要比當初的赤練仙子更為極端。若說赤練仙子李莫愁乃是被世俗門楣之見所打敗的話,那么成昆則不一樣。

    哪怕是同樣弒殺,但赤練仙子表現的確是要比成昆正大光明的多。

    倘若當初赤練仙子一如成昆的話,只怕她早就死在了嫉惡如仇的洪七公的手上了,而是在李莫愁幾乎滅了陸展元的門,一眾五絕高手都沒有動手的心思和打算。那是因為道義不足,哪怕是與陸展元一家有著關系的南帝一燈大師也保持了沉默。

    在原本的故事中,唯一與李莫愁交手的也只有因緣際會下的東邪黃藥師。

    慶幸的是赤練仙子遇見了岳緣,不幸的也是遇見了岳緣。

    但終究卻比大笑著葬身情花與烈火之下要好的多。

    而成昆不同。

    他的手段太過陰險毒辣,甚至超出了人之底線,尤其是在見到心愛的女人自盡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他已經成為了一個徹底的輸家。自此之后,擊潰毀滅明教便成為了他心中的執念。

    為此,成昆不惜拋卻民族大義,與蒙古人合作,策劃著六大派圍攻光明頂等一系列的計劃。

    只可惜岳緣的空降,使得明教局勢在他出現的那一刻陡變。

    局面開始朝成昆無法預測的方向狂奔而去。

    而且在武功一道上,成昆實際上表現的并不是非常出色。他不同赤練仙子那種正面硬剛的做法,而是多數采用陰險的詭計來達成目的。以最小的力氣來收獲最大的回報,這便是成昆的打算。

    在岳緣出現后,成昆便察覺到自己計劃出現了問題。

    極短的時間里,原本構建好的方針便出現了夭折。

    蒙元戰敗,勢力節節敗退,眼看再過不久便到了群雄爭霸爭奪正統的地步了,神州大地已經沒有了蒙古人的余地。

    高手之爭,明教教主更顯無敵之勢。

    一些計謀,只會被人以力破之。

    如此局面下,這讓成昆非常的憤怒和絕望,他在對方無意間所造成的失敗,連功虧一簣都形容不上。說穿了就是一介螻蟻搭了一個空中樓閣,正在完成的過程中被路過的巨人一腳踩過的樣子。

    尤其是在了解到金毛獅王謝遜未死,而是直接回到了明教之后,成昆便已經預料到了自己的結局。

    他成昆與自己徒弟謝遜的仇怨,終究有一天會解決。

    而這一天已然不遠了。

    所以在陪同慈航靜齋傳人言靜庵來到應天做最后一搏失敗后,成昆已經對自己的結局有了覺悟。只不過在這之前,成昆仍然決定進行最后一搏。在他看來,這慈航靜齋傳人言靜庵這一脈失敗已經成為定局,倒不如將局落在下一代。

    那個提議,讓言靜庵在這里等待,便是成昆最后的一步棋,亦是陽謀。

    “你們先下去吧,貧僧在這個等!

    在將一旁的其他人支使開后,成昆便安靜的端坐在外面,靜等著。

    很快。

    愉快交流完畢,倒也沒有太過難為人家姑娘的岳緣在踏出房門的時候,便見到了已經久等著自己的圓真和尚。

    或者說在他踏入這里的時候,岳緣便一直關注到了這個僧人。

    對岳緣來說,圓真和尚是一個陌生人,成昆更是陌生人。岳緣不曾見過,雖然從謝遜和其他教眾的口中得到過大概的形容,但發型總會給人帶來極大的形象改變。所以也是在當初言靜庵自己的回答下,知曉了成昆的存在。

    成昆在自己到來不久,便已經等在這里了。

    “你在等本座?”

    緩步上前,岳緣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和尚,笑問道。他有點興趣,想要看看這擅長陰謀詭計的成昆到底想要做什么。

    “貧僧……不!”

    雙手合十,圓真和尚開口了:“晚輩成昆見過岳教主!”

    沒有隱瞞,沒有避讓,成昆直接道出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如此一幕,倒是讓岳緣詫異了。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