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未來女兒找上門 > 第九十三章 震驚,原來你是這種人?
    “要不要我給你挑?”林輕岳在蘇輕夢地身后道。

    蘇輕夢身型一頓,心道這小子終于情商上線了,挑了挑眉,轉身把風衣放下:“行吧,就讓我看看你的直男審美!”

    反正她本來也就是隨手一拿,并不是真的看了上了這件風衣。

    林輕岳不高興了:“什么叫做直男審美,請叫我大神級造型師!”

    “對,神級妝爹嘛!碧K輕夢坐下了,揮舞著手,讓林輕岳趕緊去挑衣服。

    他們的身邊站著一個導購員,恭恭敬敬。一般服裝店里的導購員賣出一件衣服都是有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三的提成,像蘇輕夢這樣看上去就很有錢的大客戶,那自然是要忽悠好的:“先生要不要看這……”

    蘇輕夢淡淡地打斷導購員:“別說話,讓他自己挑,你說的我一概不要!

    “呵呵,抱歉……”導購員立馬識趣地閉口了,兩人看上去有點像鬧別扭的小情侶,自己還是別趟這渾水,萬一得罪了對方,想要取代她的可不少,店里又不是只有她一個導購員。

    “有預算上限嗎?”林輕岳轉悠了一圈,認真地問道。

    蘇輕夢輕輕笑了笑,眼神里帶著有錢人的嘲諷,淡淡一笑:“如果,我告訴你這棟商城就是我家的,你還會這么問嗎?”

    “……”林輕岳感覺自己遭受到了萬千噸的暴擊。

    那是一種來自不同維度的碾壓,像歌者文明隨手丟出一片二向箔,把征服了太陽系的地球人瞬間從三維拍成二維。

    他又一次感受到了資本主義的罪惡。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他就是那個凍死骨!

    林輕岳默默地離開了,在這個問題上繼續說下去無疑自取其辱。

    他又轉了轉,拋開無數的新品,走到最里面打折的架子里,選了件厚厚的墨綠色長款羽絨服,又選了一條黑色的厚羽絨褲,看上去就很暖和。

    “這兩件怎么樣?”林輕岳拿著衣服,滿臉的自信,好像篤定對方會喜歡。

    蘇輕夢嘴角抽搐,忍住發火的沖動:“……你在開玩笑嗎?are u kiddg ?”

    “你不喜歡?”林輕岳反倒驚訝了,自顧自地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衣服,“很暖和啊,而且又不暴露!”

    “大哥,現在都四月份了!你在搞笑的吧!你看看這店里,人家早就上春款了!”

    “可是這天依然比較冷啊,你里面穿一件t恤,再配上我給你挑的衣服,絕對剛剛好!小姑娘家家,能不露盡量不露!

    蘇輕夢怒了:“你哪里的直男癌,難道在你眼里女生就只能裹成粽子出門嗎?”

    “當然不是,你也不想想我是干什么的,什么露的沒見過……我跟你說,過去我接單,碰到過好幾個賣套圖的,上半身就兩個創口貼的那種!

    蘇輕夢冷冷一笑:“那真是恭喜你有艷福啊,那種貨色,大概會用生殖器代替酬金支付的吧!

    林輕岳反駁道:“你怎么能這么污蔑人家,至少我碰到五個只有四個是這樣要求的,還有一個人家潔身自好,賣肉不賣身的!”

    蘇輕夢臉上笑容更深了,就像一只沖著耗子微笑的貓,冷冷的:“你能把持得?拍照的時候恐怕都獸血沸騰了吧!”

    “獸血沸騰什么鬼,你非得把我比喻成禽獸嗎……猗蘭抱香死,不受蓁(zhen)莽沒,我怎么可能答應那些女生!绷州p岳仰頭一嘆,“給她們拍的時候,還沒給你拍心跳的快呢,太直白反而接受不了,不如猜你的裙底下穿的是什么顏色……說起來你是怎么辦到,每次姿勢那么撩人要露非露,就是讓人死活看不到的?”

    蘇輕夢嘴角彎了彎,一腳踢過去,卻一點都不疼:“哼,你以為我會高興?你這死變態,我就說你每次頭趴那么低干什么!”

    “攝影師的事情,能叫變態嗎?”林輕岳理直氣壯。

    其實他剛才也沒說謊,的確曾經有四個賣套圖的妹子要以身抵資,拍攝的時候穿的特別大膽,兩個創可貼都不算最強的,最騷操作的是上半身全露,然后往身上撒點白濁液。有的時候還纏著林輕岳要往她身上弄點真的。

    但是其中三個長得都很一般,如果不化妝那都是中下的水平。所以林輕岳對此毫無想法,就像里女主角不好看,除了第一次看片的誰能挊得動?而且她們就算畫了妝也要自己大量的精力去修圖,以身代資,感覺還是自己賠大了。

    不過有一個本身就挺漂亮,林輕岳在她肚子上畫馬甲線的時候心里的確有些動搖,但是對方居然想和他約成長期關系,畢竟林輕岳也是圈子很有名氣的妝爹和攝影師,但這就敬謝不敏了。

    他可是處男,這件事本來就是吃虧了,還要讓人家長期占便宜,這怎么能答應!

    不夠林輕岳的后一句就是純屬隨口瞎說了,他對于蘇輕夢裙子底下是什么顏色什么樣式并不感興趣,因為他知道一定是黑色或者是白色的……打底褲。

    “去去去,重新給你一次機會,給我重挑去!”蘇輕夢揮了揮,攆林輕岳滾蛋。

    “明明挺好看的……”林輕岳嘟囔著把衣服擺回去。

    “我來我來,你去給你小女朋友挑衣服去吧!”導購員接寶似的把衣服拿過去,讓林輕岳先去挑衣服。

    “我像他女朋友嗎?”蘇輕夢眼睛閃過一絲笑意,但是隨即又不耐煩的樣子。

    “呃……其實也不是很像!睂з弳T愣了一下,接口道。

    “就是啊,這個世上誰瞎了眼會挑這樣的男朋友?”

    導購員又愣了愣,才反應過來蘇輕夢的態度,立刻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哈哈,小姑娘你這么漂亮,每個喜歡你的男生都會緊張的,恐怕就算你包成粽子,他也不舍得放你一個人出門,你就原諒他吧!”

    “哼~別胡說,我和他就是普通朋友!碧K輕夢輕哼一聲,“對了,你手里的衣服就不要拿回去了,包起來讓快遞寄給我吧,一會連快遞錢一起算!

    “這兩件怎么樣?”不一會,林輕岳又回來了。

    (要上架了。)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