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未來女兒找上門 > 第九十五章 扒裙子
    “沒錯,我就是這樣的人!碧K輕夢大大方方地承認,不以為意,反而帶著挑釁,“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我蘇輕夢就是這么以自我為中心!

    不遠處的導購員已經懵逼了,她不知道剛剛還還和顏悅色的兩人,怎么突然之間就有這么濃的火藥味,店里的別的導購員有些幸災樂禍地躲在遠處看熱鬧。

    林輕岳狠狠皺著眉,瞪著蘇輕夢,蘇輕夢臉上輕笑道:“你今天可是第一次主動約我出來玩,不就是想讓我好好辦事嘛,不然你哪能想得起我呢。你啊,為你的那個何柔做了這么多,要不要我替你告訴她讓她感動一把,說不定她一感動就以身相許了嘛!”

    聽著蘇輕夢語氣里的輕佻和嘲諷,林輕岳的怒意終于摁耐不住。他突然上前,扒蘇輕夢的外套。

    蘇輕夢沒料到對方會突然做出這樣的事情,還沒反應過來,薄薄的短羽絨服已經被拽了下來。林輕岳沒有遲疑,還要脫她的t恤。然而蘇輕夢已經回過神來了,拼命地護著自己的衣服。

    林輕岳沒法得手,又下來扒蘇輕夢的小皮裙。

    “喂,你干什么!”蘇輕夢氣極,死死地拽著自己的裙子。

    然而林輕岳是虛晃一槍,聲東擊西,蘇輕夢還在護裙子,林輕岳已經把蹲了下來,拽住她的小腿脫她的小馬靴。

    蘇輕夢站立不穩,一屁股跌坐到地上,馬靴已經被趁機脫了下來。

    脫了馬靴,林輕岳仍然不肯罷休,還要拽蘇輕夢的裙子,固執地要把對方身上的衣服都扒下來。

    “你神經病啊……放手……”蘇輕夢拼命地拽著自己的裙子,突然間智商恢復,兩條大腿壓在他的肩上,纏住對方的脖子,狠狠地扣在一起,使出了三角絞。

    “……阿、阿……認輸,認輸,投降了,松,松……”眨眼之間,攻守之勢已經逆轉,林輕岳瞬間產生了強烈的窒息感,舌頭伸了出來,臉都憋紅了,求生的欲望讓他連忙拍打著蘇輕夢的大腿求饒。

    蘇輕夢確定林輕岳沒有了反抗的力氣,這才松開大腿,又一腳踢在他的臉上,把他踢飛老遠。

    雖然蘇輕夢腳上沒有鞋子,但是一腳的力道仍然把林輕岳踢得眼冒金星,鼻歪眼斜。

    但是此刻林輕岳沒功夫管那么多,死里逃生之后大口地喘氣,突然感覺道鼻子下面熱熱的,他下意識地舔了舔,流血了。

    店員“哎呦”一聲,連忙給林輕岳遞過去一張紙巾。

    林輕岳把紙巾卷起來塞鼻子里,蘇輕夢已經重新穿上馬靴了,理了理皮裙上的腰帶,冷著臉把薄羽絨服套上。

    “你不是不喜歡我挑的衣服么!绷州p岳也冷著個臉,站了起來,“既然這樣,那別穿了,換回去吧!

    “我換不換關你什么事?”蘇輕夢脾氣也犟上來了,你想我脫下來,我就不脫下來!

    “月舒,你也別躲了,回家了!”林輕岳沒有搭理蘇輕夢,朝著試衣間喊了一聲。

    “哦哦……”月舒從試衣間走了出來,已經換回了原本的衣服,戀戀不舍地看了一眼,把剛剛試的衣服放在了店里的長椅上。

    “我最近本來就比較忙……只是月舒想要見你,她聽我說有一個人和她非常相像……”林輕岳摸了摸月舒的腦袋,淡淡地道,“我當然不是第一天認識你,所以知道你死倔的脾氣,我干嘛還要多此一舉討好你……送你一雙馬靴,也只是回報你幫忙照看月舒。你喜歡就留著,不喜歡也可以扔了!

    “老哥……別這樣……”月舒輕輕晃著林輕岳的胳膊。

    “都出來半天了,回家吧!绷州p岳對月舒溫和地笑笑,拉著她的手,轉身就走。

    “那,蘇姐姐,我們先回去了……”月舒扭過頭,歉意地笑了笑。

    蘇輕夢臉上拳頭緩緩地攥緊,其實仔細一想真的很奇怪,如果林輕岳是為了討好她,那就不應該帶著林月舒過來,兩個人約會的話她才會真正的開心。

    林輕岳那天的語氣她到現在還記憶猶新,他說要讓那個人永世不得翻身,說的時候那么平靜,可是又讓人骨寒,透著堅決,讓蘇輕夢覺得就算是她不做,對方也會讓別人那么做。

    她昨天終于查清了那個人和何柔有關,蘇輕夢稍稍想了一下,結合她自己知道的一些情況就大概猜到了來龍去脈。但是因為事情太過荒誕,所以她心里一直在惦記著這件事,她從一開始就被自己給誤導了,條件反射的以為林輕岳這次主動邀請她約會還是因為那件事。

    “那個,小姐,衣服還要嘛……”導購員連忙走了過來問蘇輕夢,臉上緊張,月舒之前挑了不少衣服,難不成現在都不要了?

    導購員的發聲讓蘇輕夢徹底回過神來,她沒有理睬對方,而是大聲地阻止了林輕岳:“等一下!”

    月舒臉上一喜,悄悄地給林輕岳豎起了大拇指,聲音雖然小卻壓抑不住內心的欣喜:“老爸,流弊!

    林輕岳淡淡地瞥了月舒一眼,沒有說話,但是月舒能明顯地感覺到林輕岳握著她的手瞬間放松了下來。

    從一開始就算是一個局,林輕岳很清楚,蘇輕夢能輕易查到那個人和何柔的關系,而且以她的智商,也能根據林輕岳的態度輕而易舉地猜到發生了什么。林輕岳從一開始就知道瞞不了她。

    本來倒也沒什么,和平常一樣就好了,過段時間等蘇輕夢的電話。但是既然月舒要來見她媽,那就順勢利用這個結果也可以。

    從一開始在咖啡店里面林輕岳就看出了對方并不高興,但是那個時候她的注意力還主要在她女兒月舒的身上。

    最后在咖啡杯下壓上一百塊錢,假裝吃霸王餐拉著他逃跑是因為雙重的不爽,當然林輕岳也沒想到蘇輕夢會用那種方式整他,雖然就結果而言也不算是吃虧。

    (第一章,晚點還有一章。因為最近身體原因,上架只能暴更兩章。此外,希望能繼續看到平時本章說里活躍的各位。)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