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未來女兒找上門 > 第九十九章 當面接吻(十二點十分之后再看)
    “誒呦……”林輕岳突然叫了一聲,捂住了腿。

    蘇輕夢斜了一眼:“抽風啦?”

    林輕岳一瘸一拐:“不是,腿實在疼的很,那兩個咖啡店的店員下手太狠了!”

    蘇輕夢愣了一下,隨即彎下腰:“我看看!

    林輕岳咧了咧嘴:“你關心我?”

    “關心你個大頭鬼!”蘇輕夢輕輕一掌拍在林輕岳的胸口上,也不看腿傷了。

    “不過也沒什么大事,你們稍稍扶著我,還是可以玩的,只是走路要慢一點!

    林月舒和蘇輕夢都懷疑地看了林輕岳一眼,但是也沒開口問。

    “嘿嘿嘿,我們這樣像不像一家三口!”月舒抱著林輕岳的胳膊,喜滋滋地道。

    “怎么像一家三口了?”蘇輕夢一直被林輕岳牽著手,心里老大不爽,于是掙脫開來主動握住他,這才舒服了點。

    “你看啊,我哥和……”月舒正說著,林輕岳握著她的手稍稍用了用力氣,斜睨了她一眼。

    月舒頓時反應過來,臉上笑容不改,頭倚在林輕岳的肩膀上,甜甜地道:“我哥和我啊難道不像一對戀人嗎?你就像我親姐姐,大姨子誒!”

    “啊啊,疼疼疼!”林輕岳突然感到手上傳來劇痛,輕聲慘叫,但是在外人看來是則是在享受齊人之福。

    今天是周末,即使在中午歡樂島里也有不少游玩的。林月舒和蘇輕夢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林輕岳一馬雙跨的艷福引起了無數男性同胞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他們表面上小聲地說“嫉妒嫉妒嫉妒”,實際上他們心里真的很嫉妒!

    p,長得帥就可以為所欲為嗎?社會本來就是男多女少,你一個屁股還占了兩個24k鑲金馬桶!可惡!嫉妒要爆炸了!

    蘇輕夢狠狠地蹂躪著對方的爪子,臉上輕笑道:“你們不是親堂兄妹嗎,可是不能在一起地哦!”

    “只要有愛,就算是哥哥也完全沒問題!反正家里又沒有別人!”月舒把林輕岳的胳膊樓的更緊了,“而且不是有血親之間有一見鐘情地說法嗎,大不了以后不生孩子!”

    “別胡說八道!绷州p岳抽出手在對方的腦袋上敲了一下,月舒的臉也紅了,想來也知道羞愧,為了營造兄控的形象也是挺拼的。

    林月舒漸漸平靜了下來,湊近林輕岳的耳朵,小聲地道:“老爸,今天你必須得讓我老媽高心,聽到沒有!”

    “我盡量吧……”

    “如果你不同意……我就把你電腦里的瀏覽記錄發到班級群里!

    “……呵呵,你嚇唬我?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發吧!绷州p岳咧了咧嘴,不屑一顧,淡定地道。

    開玩笑,現在小學生都知道上完羞羞的網站之后清除歷史紀錄,林輕岳怎么可能不會。

    “哦……不好意思說錯了!绷衷率孑p輕一笑,“安史之亂里面的馬克思哲學之路吧,還專門用了隱藏,信不信我把里面的內容截屏發給群里!”

    “臥槽……”林輕岳的粗話脫口而出,對方居然隨口爆出了他的珍藏所在。

    每一個正常的男人硬盤里總會有那么幾十個g的學習資料,畢竟這是一個日新月異的時代,必須得時時更新充電,這樣才能更好的充實自己。

    當然,好學的男人都是謙遜和低調的,所以他們不會特地在家人面前展示出自己熱愛學習的一面。因而林輕岳特地在f盤建立了一個歷史資料文件夾,然后里面各種細致的分類,想要找到安史之亂那一欄,至少要打開七個文件夾。

    無論是林佳韻還是月舒禮詩,沒有一個對歷史感興趣,所以應該不會翻到才對。

    不僅如此,林輕岳秉持謙遜低調的治學態度,還特地給馬克思哲學之路加了隱藏。隱藏應用了之后就連內存都會被削去,從外表看毫無破綻。

    “你是怎么知道的……”林輕岳惱羞成怒,“小孩子瞎看什么!”

    林月舒連忙甩鍋:“這可不是我找的昂,是林禮詩找的,她用修改日期排序找到的,說是男生這種東西會經常更新,所以會比較靠前,而且一直開著隱藏項目顯示!

    “……”

    林月舒目露復雜的神色:“不過老爸,你的興趣愛好還是挺雜的嘛,什么女王長腿的,御姐的,班級女同學的,蘿莉幼齒的……不過還好沒父女片,不然我都該考慮報警了!”

    林輕岳羞愧難當的,當爹的偉岸形象在這一刻被砸的粉碎,啊啊啊啊,好想死!

    “要干嗎?”

    “我干了……”

    “嘿嘿嘿,這就對了嘛!”月舒滿意地點頭,林輕岳心里下定決心,回去就把學習資料通通打包塞進云盤里去,再麻煩也要做!

    ……

    “真的沒有想到你會約我出來玩,我原以為你是討厭我的呢!焙稳崮樕蠐P著溫暖的笑容。

    林禮詩和何柔拉著手:“原本是有點討厭你,不過你是個好人,只要不和我搶我哥,我還是很喜歡和你交朋友的,我們倆其實很像!

    “……對不起啊!焙稳徙读算,低下頭。

    “有什么好道歉的,其實,我感覺是我哥配不上你!倍Y詩輕聲道,“雖然我很喜歡他啦!

    何柔連忙否認:“不不不,林輕岳同學很好的,是我完全配不上他!

    禮詩眼睛眨了眨,有些氣呼呼地道:“我跟你說,他晚上不知道在電腦前干些什么,總是熬到很晚,然后第二天睡懶覺!”

    何柔沉默了一下,咬了咬嘴唇:“對不起……那,那應該是為了整理第二天給我輔導用的數學資料吧,我會跟他說的,讓他不用幫我整理了!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