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未來女兒找上門 > 第一百零一章 互相傷害啊
    林輕岳心里長嘆,蘇輕夢帶著哭哭啼啼的月舒回來了。月舒也不是真傻,平時直來直去并不代表她說謊的技能點沒有點上,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之后,蘇輕夢一時也難辨真假。

    林月舒嚶嚶撒嬌了兩聲,小拳拳揮在林輕岳的胸口上:“蒽~我討厭你,我討厭你……”

    林輕岳眼神示意了一下,林月舒又轉向蘇輕夢,哭著道:“我也討厭你,我拿你當姐姐,你卻想當我嫂子……嚶嚶嚶,我的嫂子只能我來做,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蘇輕夢難得有些舉止無措,她當眾親林輕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一時沖動。但正如她所說,她是一個極度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因為她而受到傷害的人本來根本不會放在心上。

    但是不知怎的,現在看月舒哭得那么傷心,心里居然莫名的有些疼痛,好像打壞了自己的寶貝。

    蘇輕夢抱了抱月舒:“好啦,別哭了,我剛剛只是和你哥鬧著玩呢!

    “嗚嗚嗚……你走開!”月舒哭泣著把蘇輕夢推開,投到林輕岳的懷抱里,嗚咽著道,“老哥,你不是說要照顧我一生一世的么?現在是不是不想要我了嗚嗚……”

    林輕岳要不是知道月舒這是在演戲恐怕也會被騙過去:“你永遠都是我親人,一輩子都是。我怎么會不要你呢!

    “可是我不要你娶別人,我只要你娶我!”林月舒從林輕岳的懷中露出臉,“你也親我一下,我就原諒你!

    林輕岳眼神示意她不必太過,但是月舒卻并不理會,只是帶著催促和期待,林輕岳只好在月舒的腦袋上啄了一下。

    “嗚,不公平……你們剛剛都是親嘴的!痹率嬷匦掳涯樎襁M林輕岳的肩頭,又小聲道,“我老媽現在是不是超吃醋!

    林輕岳抬頭看向蘇輕夢的臉,只見對方用一種非常銳利的目光盯著他看,就像一柄冰冷的刀,帶著懾人的寒芒,讓人不寒而栗。

    如果目光能殺人的話,林輕岳毫不懷疑自己已經被蘇輕夢片片凌遲了。

    林輕岳低下頭,也假意擁著月舒,輕聲道:“豈止是嫉妒啊,如果她手上有刀的話,我怕是已經死上千百回了!

    “……嘻嘻嘻!痹率姘涯樎襁M林輕岳的身體里,這才沒有暴露自己得意的表情。自己的老媽可是超愛吃醋的,別說別的女人了,就算是自己女兒的醋也愛吃。就算是在她小時候,見到老爸親自己就老大不高興,然后罵老爸是女兒奴。

    現在嘛……她不用猜都能想到對方心里的滔天醋意。嘻嘻,在未來一直被老媽捉弄,現在反過來了……月舒心里有些得意,想要迎娶我“老哥”,先過了我這個“小姑子”這一關!

    “好了,你也別哭了……”蘇輕夢突然走了上來,拍了拍月舒的后背,微笑著看林輕岳,“我和你哥是不可能的,我也是有未婚夫的!

    “什么?”林月舒一驚,立刻抬起頭,驚訝地道,“你,你剛才說什么?”

    蘇輕夢微笑著拍了月舒的肩膀:“我說我有未婚夫啊,所以你就不要擔心我會搶你的哥哥了!

    “……你在開玩笑的吧!痹率驵氐。

    雖然是在和月舒說話,但是蘇輕夢的目光一直投在林輕岳的身上,輕輕一笑:“怎么了?你放心吧,我沒有騙你,我對他也挺滿意的!

    “他到底哪一點強過我哥!長得有我哥帥,還是比我哥聰明學習好!”

    “要論成績,他真的不如你哥,長相也未必比你哥更出色!

    “那你看上他哪一點了!”

    蘇輕夢淡然地道:“我看上他單手開aventador的本事啊!

    月舒一愣:“aventador?”

    林輕岳手按在月舒的肩上,也是看著蘇輕夢:“是蘭博基尼的一款,大約七八百萬……你們也算是門當戶對啊,是哪家的公子?”

    蘇輕夢聽出林輕岳話中的酸意,看著對方瞬間塌下來的嘴角卻又想強顏歡笑的模樣,心里只覺得真是大快人心,臉上神色不變,淡淡地道:“我爸爸的一個商場上的兄弟,和我家差不多吧。商場上的聯姻,也不是我能決定的!

    月舒心里大急,但是老爸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稍稍加重了力道,這仿佛有一種神奇的力量,讓她感覺非?煽亢桶残,又漸漸平靜了下來。她從來都沒有聽說過老媽以前有個未婚夫,而且就算真的有,不也一樣敗在老爸的手上的了嗎!

    “的確是這樣,我以前也有一個的,我們還是娃娃親,關系挺好的,從小玩到大……”林輕岳點點頭,淡淡地道。來啊,互相傷害。

    雖然林輕岳的反擊在蘇輕夢的意料之中,但是仍然讓她眼角微微抽搐,只是她抓到了話中把柄,表面關切地道:“你說‘以前’,那現在呢,難不成人家不認你了?”

    林輕岳嘴角抽搐:“……其實也沒有多認真,就是家里長輩開玩笑的!

    聽著林輕岳話中的窘迫,又自己給自己找臺階下,蘇輕夢心里得意極了,臉上仍然是一副為了林輕岳好的模樣:“是哪家的姑娘?要不要我幫你去說說看,說不定看在我家的面子上,他們就承認了呢!

    “我都說了,當年只是兩家人在開玩笑,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我現在只拿她當姐姐!”林輕岳臉上掛不住了,微微泛紅。

    現在拿她當姐姐?蘇輕夢神色一凜,輕輕一哼:“那個姐姐,難不成是你初戀吧?”

    “和你沒關系!”林輕岳別開臉,“月舒,接下來去坐過山車吧!

    月舒聽著兩人話里有話的互相傷害,正津津有味,忽然間如夢初醒,下意識地點頭:“哦哦哦!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