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未來女兒找上門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偷香
    “時光穿不斷流轉在從前~刻骨的變遷不是遙遠~再有一萬年~深情也不變~愛像烈火般蔓延~”林輕岳得意地哼著不屬于這個世界的小曲兒,無意識地抬頭看了眼,夜空漆黑如墨,云層密集。

    因為最近不用給月舒補習,所以林輕岳整理了下明天晚自習要給何柔補習的數學材料,早早就睡了。

    兩個閨女不在家,他終于可以霸占整張床了,爽!自從兩閨女來了,連在床上撐開四肢都是一種奢望。

    平時一張床擠三個人還有三床被子,即使這床夠寬,也實在有些窩囊

    “不過……還真t寂寞空虛冷啊!绷州p岳把手機鬧鐘定在五點十分,然后喃喃地裹緊被子。

    第二天林輕岳在鬧鐘聲中被吵醒,這還真是久違了。

    他飛快的起身穿衣,忽然見窗外天氣陰沉,沒完沒了地下著雨。

    “難得只有我們兩個人,這混賬天氣……”林輕岳皺眉罵了句,但也無可奈何。

    把頭發梳成大人模樣,換上一身干凈校服,林輕岳照了照鏡子,嗯,完美!

    時間走到了五點半,林輕岳的電話準時地響了起來。

    “喂?”

    何柔的聲音有些低沉:“林輕岳,你起來了沒有?”

    林輕岳點頭:“起來了起來了,剛剛刷完牙!

    “那你下來拿一下早飯吧,我沒有門禁卡進不去!

    “嗯,來了!對了,外面那么大雨,你人在哪?”

    “我亭子里面呢!

    “哦,好,我現在就來!”

    林輕岳拿了把傘走進電梯,出了單元樓,只見何柔抱著笨重的飯盒從亭子里迎面跑來。

    林輕岳也顧不得許多,連忙撐開傘迎了上去,卻見何柔的臉色蒼白如紙。

    “你怎么……”林輕岳驚訝地打量著落湯雞一樣的何柔,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她身上都濕透了,好像從水里撈上來的一樣,頭發被雨水黏在一起,順著臉蛋不斷的滴落下來,嘴上噙著一絲微笑。

    “你該不會是從公交站臺走到這里的吧!”

    “我出來的時候,還沒下雨呢……”何柔的身體輕輕地顫抖,有些站立不穩。嘴唇也發白,但還是極力保持著笑容,“你去吃早飯吧,我在下面等你!

    林輕岳感覺自己好像被人扇了一耳光:“不不不,你跟我一起上去換身衣服,這么濕肯定不行!”

    “……方便嗎?”

    “當然方便!”

    林輕岳攙扶著何柔回到家,何柔脫了鞋,林輕岳趕忙拿了禮詩的拖鞋遞給她。

    “……平時她們倆睡床上的,我在地上鋪毯子!绷州p岳拿了禮詩的衣服遞給何柔,見她目光看向僅有的一張床,立馬想起了理由。

    其實何柔此刻也沒有想那么多,她只是有些發暈,想休息一下。

    “你就在這里換吧,我去下衛生間,你換好了叫我!绷州p岳順手把空調給開了,暖風立刻呼呼得吹。

    然而林輕岳在衛生間呆了好久,也沒聽見何柔喊他出去。

    “……何柔?”林輕岳試探地喚了一句,沒有回應。

    “……何柔?”第二句聲音大了些,還是沒有回應。

    不是出事了吧……林輕岳趕忙走出去,然后下意識地捂著眼睛。

    何柔臉色通紅地昏倒在床上,幾乎全裸,上身只剩下一件白色保守的內衣,下半身褲子脫了一半,白色的胖ci好像還帶著蕾絲邊……

    別問林輕岳為什么只看了一眼就了解的怎么清楚,這是男人的天賦技能。

    林輕岳剛捂住眼又放了下來,如果他猜的沒錯何柔應該是發燒了,稍稍走進,何柔的臉上有些痛苦,意識模糊。

    不能放著不管……林輕岳把何柔潮濕的褲子扒了下來,還好這一幕沒有被外人看到,不然對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報警。

    林輕岳在何柔胸口的內衣上摸了一下,還好內衣是干的……這淡淡的失落感是怎么回事?但是林輕岳也來不及想太多,連忙把禮詩的衣服給她穿上。

    這兩人的身材差不多,所以非常合適。何柔并沒有完全失去意識,但是迷迷糊糊的也很配合。

    自從上了初中以來,林輕岳還是第一次這么摸女孩子的身體,但是他此刻沒有過多精力去在意這些,只是覺得何柔的皮膚有些發燙。

    幫何柔穿上衣服,林輕岳就給她蓋上了被子,開始翻箱倒柜找藥。

    寒假的時候林佳韻有些低燒,藥還剩了不少。

    “來,吃點藥!绷州p岳輕輕扶起何柔的腦袋喂她吃藥,順便給她脖子和腦門上都貼上了退燒貼。

    何柔吃了藥,努力想睜開眼,林輕岳卻又把她按回床上:“你先睡一會兒吧,上課時間還早,過會我喊你!

    “嗯……”何柔放心下來,閉上眼,很快就沉沉睡去。

    當初買這套房子的時候家境尚可,所以一切都是高配置,房間很快就熱了。林輕岳又把窗戶打開,只關上紗窗通風。

    如果是平時林輕岳是絕對舍不得一邊開窗戶一邊開空調的,今天做起這些倒是沒有一點點猶豫。

    隨手向沈冰蘭請了假,林輕岳坐在地板上有些發呆,下意識地舒了舒手,感覺剛才自己的手像是在絲綢上劃過,光滑細膩……

    “冷靜點!”林輕岳一巴掌拍在兩腿間,為什么你這么精神!又不是沒見過……在e盤里。

    不過回想起來,小學林佳韻剛穿內衣的時候正好是夏天,常常只穿著內衣內褲在他面前晃悠。他也沒太多感覺……?

    林輕岳屁股往前挪了挪,近距離觀察何柔的臉。病中的美人更加可愛,櫻紅的小嘴微微張開,糯糯地呼著氣,誘人極了。

    不知道為什么,林輕岳想到了某個青春片里的劇情……男主使勁親了病中的女主,然后女主的病就好了,雖然后來男主就病了。

    “要不要……試試?”林輕岳盯著何柔的嘴唇看,嘴巴鬼使神差的湊了過去,在她的小嘴上輕輕貼了一下,軟軟的,但是有些干裂起皮,但雖然這樣還是軟軟的。

    林輕岳貼了一下就飛快的縮回腦袋,生怕被人捉賊拿贓。但是何柔并沒有反應,她已經睡著了,當然不會有什么反應。

    要不……再試一次。林輕岳舔了舔嘴唇,剛才親的忙了些,什么都沒品出來。

    為人為徹。已經調動我這饞蟲,再去弄個兒來,老豬細細的吃吃。

    林輕岳心中說服了自己,腦袋又湊了過去。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然而這時,卻見睡夢中的何柔眼角留下兩滴淚水,口中囈語,手緊緊的抓著床被,臉上有驚恐之色。

    林輕岳愣了一下,突然反手一巴掌扇在自己的臉上,耳光響亮,巴掌印鮮紅。

    我t到底在做什么啊。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